返回首页<<<

修学归来话感受

 

2015年寒假我带学生去澳洲修学,为期十二天的游学结束了,我的眼前还不时出现在那里的情景:如洗的湛蓝的天空飘着洁白的云朵,不时传来鸟儿快乐的叫声。“树叶绿的发亮,小草也青的逼你的眼”,鲜艳的花朵,一尘不染的路面。周围一切都是透亮的。美好的环境彰显着人的素质。
既然是外出学习我就想找出别人的优点对照自己的不足,以便更好的从事教育教学工作。我从来都认为教育首先是做人的教育,第一原则就是不要妨碍别人,第二就是要有礼;其次才是学知识、学文化,所以到澳大利亚以后我首先关注的也是这一方面。每天八点我们到校之后会在图书馆前等待学生到来,这时已经有一些本校的学生陆续到来。他们会在图书馆两侧的地方或坐或站,小声的谈论着。我们的学生到来之后就站在人行道上和图书馆前的甬道上,甚至站到路上,根本不会意识到是否挡了别人(车)的道,每次提醒过后,没一会又恢复原样。我并不想责怪孩子,错不在他们。是家长、社会、学校从来没有给过他们这方面的言传,没有这方面的身教。我跟着小学生上了一节中文课,其中也有不爱学习的学生,不跟着老师走,但他绝不会去影响老师上课,影响同学听课。在悉尼酒店用早餐时,我们的小孩子会一路奔跑着、喊着奔向取餐处,老师提醒之后会好些,一会就恢复原样。有一学生坐一个椅子,并把两腿放到相邻的两个椅子上,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占地”,其实这时的餐厅并没有多少人,到处都是空位子。一个学生把一个瓶子扔到碧绿草坪上,我捡起来批评了他,到海港之后他又把一张纸扔到了清澈见底的水里,我可能比较较真,我不想用顽皮来评价,我认为就是我们素质教育的缺失。作为家长、老师、社会我们不应该反省我们的教育方式吗?成绩好就可以遮百丑,我们的评价和升学机制让人们忽视对孩子应该有的最起码的礼仪教育。
我们孩子的自理能力之差也是日渐凸显,这是我关注的第二点。西摩顿公学院是包含从小学到高中的一个学校,每天在校园里都能看到一二年级的孩子拿着和他们身高超不多的大箱子去上课,我刚开始很好奇,后来问他们才知道是教具。他们自己取自己送。他们的书包也超大,上下学的时候都是自己拿,不会有家长帮忙。虽然这种事情不是新闻但亲眼看到还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尤其是看到咱们的孩子丢帽子、丢文具的时候。学生自理能力的培养真不是一方面的责任,家长首先要有意识并付诸行动,老师也应该放手让学生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现在老师为什么觉得累,除了分数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事无巨细一定要亲力亲为,不是没有意识到,不是不想让学生去做,而是不敢,一旦有闪失就不是一个老师能够承受的。
现在的学生成了永远长不大的婴儿原因很复杂,改变这种现状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我们的素质教育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教育,把吹拉弹唱称作素质,那真应该叫艺术素养而不是人的素质。艺术素养不是人人必备,那是锦上添花。但是人的素质就是每个人不能或缺的。人的素质和生存能力、学会做人、讲究礼仪有关。我们的教育是精英教育,每个家长、每个老师(包括社会评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学生成为人中龙凤,否则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人生,但是我们恰巧忽略了孩子必须的生存能力。孩子长多大不会做饭,不会和人交往家长都不会太担心,但是要是成绩不好家长老师就会忧心忡忡。
西摩顿公学院设立了烹饪实践课,从小学开始就要学会做蛋糕、饼干等等。他们开设的畜牧课在教学生饲养牲畜一系列课程,我想这样的学生走向社会他不至于自己养活自己,也不会成为家里负担,也不会成为社会的累赘。我们的职业教育真的不能停留在口头上,需要我们的社会下大力量,不管是宣传还是就业,让学生、家长、老师真的看到希望。
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孩子也都是能自理的,健康的,阳光的,大气的,自信的,有礼的,当然社会也会更加有序的,走出国门的我们再也不会看到特别用写的中文的警示标志。
 
本报通讯员  贾君丽
(责任编辑  包常青)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版权所有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