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天下网站建设 首页 > 中学生 > 心理俱乐部 > 正文 返回 打印

碧涢文学社:父亲的单车

  2009-11-18 13:56:26  《中学生》

    “碧山峭似诗,涢水浓于酒”。我们这群湖北安陆二中的寻梦人,怀着对校园文学的憧憬与执著,于 2007 年元旦创建了碧涢文学社。文学社以“繁荣校园文学,培养文学新人”为目的,提倡“关注生活,抒写性灵”。短短两年间, 社员在各级报刊发表习作 60 余篇,在各类征文比赛中获奖 50 余人次。文学社先后荣获“优秀中学生文学社团”、“全国作文教学先进单位”等称号。 或许我们的文字尚且青涩,但我们坚信:有梦的人会拥有蓝天,有梦的文字会走得更远。

—— 湖北安陆市第二高级中学

   

    家里曾经有一辆单车,仿佛家里的一位成员,见证了父亲的那段单车岁月。

    那辆单车是父亲与母亲结婚时买的,一直被保养得很好。小时候,父亲常骑着单车去买菜,但从来不用单车拖重物品。家乡小路崎岖,很多时候不是父亲骑单车,而是单车骑父亲。

    当我稍大点时,家里的状况有一段时间不太好,父亲不得不用单车装卸重物品。时间长了,单车也开始衰老了。零件总是隔三差五地坏掉,尤其是刹车零件。父亲曾多次试图修好它,但都没有成功。最后一次修理失败后,父亲决定撤掉刹车零件。只是在撤掉之前父亲犹豫了片刻,我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不舍与无奈。

    一次,我患了感冒,父亲就用他的单车载我去看医生。那天风很大,我和父亲都戴着帽子。在下坡时,因为没了刹车,车速很快,我的帽子被风吹走了。我急得跳下去捡,但由于惯性,我被狠狠地摔在地上,胳膊、手掌、膝盖都摔破了。父亲把车停了之后,竟然大声地训斥我不懂事。我年少气盛,不服气,上前狠狠地踢了单车几脚,还不住地大声嚷嚷:“我看你是喜欢这单车胜过我。”父亲显然是被气坏了,不容分说地就给了我一个耳光。从此,我对单车敬而远之。

    岁月的车轮在父亲的脸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碾痕,单车也被岁月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变得更加破旧不堪:方形的脚踏板如今只剩下两条打滑的轱辘;柔软的坐垫露出了它的“铮铮烈骨”;清脆的铃声变成了锐利刺耳的摩擦声以及咕吱咕吱的呻吟声……母亲劝父亲买辆新单车,父亲只是笑笑说单车还能用。

    自从那次挨打之后,性格张扬的我就开始厌烦起那辆单车。一次,父亲骑着单车到校看我。同学们都笑话父亲的单车,一个调皮的男孩说那是他见过的最“时髦”的单车了。那在当时只是一句玩笑的话,却将我脆弱的自尊毫不留情地击碎。我终于要报复单车了,冲父亲吼了一声“把单车卖掉”后,便头也不回地跑了。为此,我和父亲冷战了很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诅咒”起了作用,父亲的单车很快不见了。那天,父亲像往常一样骑着单车上街买菜,把单车停在街头。回来时,却发现单车不见了。父亲认为是某个爱管闲事的家伙把单车当成废品扔到了街上的某个角落,于是找了一遍又一遍,然而最终没有找到。

    父亲一声不响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途经一家废品站时,呆滞的眼里突然充满了惊喜。原来,废品站门口有一辆极像父亲单车的车。父亲乐呵呵地跑过去,惊喜的眼神却又像天空的明星一样殒落了。当时的父亲像个与妈妈在人群中走散的小孩,兴奋地奔向“妈妈”那熟悉的面孔时,才发现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顿时就变得迷茫和不知所措。

    自那以后,我以为父亲会逐渐习惯没有单车的日子。不管在哪里,不管以怎样的方式提及单车,他都默不作声。直到有一天,父亲买回一辆新单车,说是为了纪念那被盗的单车。母亲告诉我,那天正是她和父亲结婚 18 周年的纪念日。我这才意识到,父亲对单车的感情不只是一种对物的呵护爱惜,更有一种对爱的忠贞不渝。

责编/王纯 



http://www.ccppg.com.cn/baokan/zhongxuesheng/dianjiangtai/2009-11-18/102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