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相思入红楼
2020-06-24 09:27:30    《中国中学生报》

   

  
  当身躯被困于室内时,捧读诗书,定能让我们的心 灵遨游于世界。我们可以穿古越今,看帝王布衣;可以 神游中外,察各色风情;可以嬉笑怒骂,感人生起伏。 读书,或可让你于七寸之内,览寰宇,尽人情。
  
  我读《红楼梦》,不禁为红楼梦中人唏嘘感慨, 于是写下一首《湘妃怨》,以潇湘妃子——林黛玉的 视角重提红楼旧梦。
  
  湘妃怨
  
  漫天落红捎软语,阶前蘅芜艳绛珠。
  
  碎瓣若梦形幻灭,神存更与何人书?
  
  金钗绰约藏凤仪,奈何佳人弃流苏。
  
  故烧花烛照红装,最是深谙离恨苦。
  
  残夜风逝无人问,众宾谈笑和丝竹。
  
  寄檐囚鸟破藩篱,唯愿归去无情处。
  
  一道沁芳闸,带走了颦儿多少思念。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侬今葬花人笑痴,他 年葬侬知是谁?”
  
  蘅芜——薛宝钗,工于心计又贤良温婉;颦 儿——林黛玉,心思细腻且多愁善感。正是风格迥 异,方铸成别样人生。 熙凤使计,宝钗出闺。凤冠霞帔,洞房花烛。只 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苦绛珠一缕芳魂归青天,方 还报神瑛侍者的恩典。
  
  自始至终,林黛玉都是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寄 人篱下,战战兢兢,猜忌一生,痴情一世,到头来相 思入骨,万劫不复。
  
  都说浮生若梦,实皆为虚,虚皆为实,虚实相 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唯有放下执念,斩断 情愫,率性而活,方能逍遥人间,泰然自若。却道是 无情胜有情!
  
  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 高二(2)班 杨芳菲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