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如春风至,肃若严霜威
2020-06-10 10:22:24    《中国中学生报》
  作为高三学生,急于和时间赛跑。在如此紧张的节奏下,班主任柳老师分派我一个新任务——做每天早中晚给同学测量体温的“小护士”。
  
  回寝室流连,不存在的;吃饭淑女相,顾不上了。“我们快点儿吃完,我要赶在大家进教室前守在门口测体温。”在我的催促下,好友就像按下了加速键,几筷子夹起汤粉,烫得吸溜吸溜直吹气。即使如此,还会有几个同学早早地入
  
  室即静、入座即学。我便走到座位前服务,还要时刻关注新进入教室的同学。早早候场,就可以从容不迫,任何工作皆如此。
  
  拿上复习资料和体温枪,“小护士”正式上岗,读书、值守两不误。每当有同学经过,我会和对方确认眼神。隔壁班的同学还挺可恶:“哟!小门神又上线了!你是秦琼还是尉迟恭?”门神怎么啦?驱邪气招福气!对上眼神,就可以对准额头或手腕来一“枪”,班里全员,一个不漏。
  
  遇上进教室高峰期,有的小伙伴故意从后门溜进教室,幸得我火眼金睛,冲上前捉将来。还有戏精挺起胸膛,走到我面前:“来吧!朝我这儿打!”哈哈,怎么?是想让我狙击你的小心脏吗?体训生往往临近早自习下课才进教室,那时我已经回座位朗读了,不过他们会主动来找我。
  
  刚开始,大家会排队配合我测体温。奈何体温枪“脑回路”异常,仿佛正在思考如何穿透人体皮肤。它烦我烦大家烦,耽搁十来秒,就会有人说:“哎呀!我健康得很,不用测了。”“它怎么还没好,我手都要凉了。”“你看,它又浪费我背书的宝贵时间。”
  
  不仅如此,它还挺有“小脾气”。如果你跑得急、穿得多,它就上蹿两三摄氏度,黄色预警弄得大家好一阵紧张。或者它不开心了,你伸手腕它不予理睬,必须把额头凑过来让它隔空“亲亲”,才哄得它有回应。
  
  我问柳老师,什么时候“小护士”可以功成身退,柳老师说坚持到高考。疫情防控事关重大,测体温是第一道防线,不能从我的阵地攻破。何况,柳老师以“温如春风至,肃若严霜威”来评价我热情、细致的测体温工作,我要让做的比说的更完美!
  
  湖南长沙市望城区第二中学高三304班 蒋禹彤指导教师 柳晓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