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校园小说《主人是女巫?》
2020-03-31 10:51:55    
周伊沫  苏州市沧浪实验小学
  
  第一章 过去城的筱碧
  
  我真是不敢相信,筱碧完全变了。
  
  记得以前,筱碧个子很高,常常带着幽怨的眼神,像幽灵般飘来飘去。她那头发亮的黑发常被一根旧皮筋绑得结结实实,一根都没漏下过;她那双如宝石般的黑眼睛常被一顶大帽子遮住,在人多的场所,一次都没露出过。总是和同龄人相比,她瘦得厉害,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因为她没吃过几顿饱饭,所以呢——嗯——她看起来弱不禁风。除此之外,筱碧的脸庞还是挺精致的。近看看,她活像一个洋娃娃,却没有洋娃娃那么讨人喜欢(因为她整天都把脸沉着,一笑也不笑)。
  
  若你让那时的她开一次口,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就算成功了,你也不会有多高兴——不仅因为她天生嗓音沙哑、低沉,还是因为她说出来的话大多都令人不舒服。
  
  现在,她就坐在我对面,看起来肉多了不少(我说的不是肥肉),眼神也不再充满数不尽的怨恨了。她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细细给我讲着最近的奇闻异事。她的声音如此柔和,不再那样沙哑、难听,每一句话都像四月的和风,让人舒服且快乐。
  
  我静静望着她,为她高兴,为她着迷。不知怎的,我又回想起了那些往事……
  
  那时,我只是一只没名字的白色母猫。而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魔法师。我们相依为命,一同生活在幻想大陆的最西边——过去城里(那个城市荒凉得很,除了无法种植物的沙漠、灰灰的石头矮放和光秃秃的石山外,什么都没有。那里常年闷热无比,到了晚上闷热也无法消退。这样的环境,大概只有魔法师和妖精才能勉强适应了吧)。我们一样,都是孤儿,是她收养了我,让我活了下来(虽然她对我并不好,我也不喜欢她。我有时还会偷偷逃走,可总是被她阻止)。
  
  我生下来就注定不同。我听得懂人话,会算数(这些筱碧之前并不知道)……为此,我深感骄傲。
  
  而筱碧也是如此。我不大时,她便因魔法天赋过人而被过去城最好的魔法学校(说是最好,其实不怎么样。此学校连名字都没有,且面积很小,大门、教室都破得不堪入目,最高的房子也只有两三层而已。同时,当时那里并不安全,总是发生离奇的命案。不仅如此,那里的课程极其单一,学生从六岁开始,要整整上十多年才能毕业。所以,别的魔法学校如何,可想而知)录取了。她的大半生都是在那儿度过的。
  
  (你肯定会奇怪,为何过去城的环境如此恶劣。据以前的传闻说是这样的:很久之前,魔法师们的魔法非常强大,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们齐心协力,把过去城变得非常繁华。可是过了很久, “女巫”洛爱娜偷走了别人的魔法,并滥用魔法使过去成变成了现在这样。这之后,魔法师们的魔法被大大削弱,现在他们只会让东西飞来飞去或变成别的样子了。至于当时洛爱娜在哪儿,谁也不知道。事情刚一发生,魔法师们把个历史事件称之为“女巫毁世”。不过这件事最后被我证实是假的。至于魔法师或妖精们为何不搬家,也许是因为他们太高傲或太孤僻了,没有城市愿意大批接济他们吧)
  
  一直以来,我就很讨厌这个城市,讨厌这里的居民。特别是这个“最好的魔法学校”里的学生们。他们的家长大多很富有,一个个傲气得不得了。在筱碧在那儿上学的时候,他们经常嘲笑穷苦的筱碧。当幻想大陆经历第一次“改朝换代”后不久,我再次回到这个城市——嗯,结果也不怎么样。
  
  不得不说,我不大愿意回忆过去的事,更不愿意讲给别人听。毕竟往事不堪回首。可是今天,我破例讲给你听。
  
  时光过得飞快……
  
  第二章 洗礼夜的“悲剧”
  
  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筱碧要毕业了。按照过去城的规矩(过去城在经历“女巫毁世”事件后,当时幻想大陆的女王戴妃调配出了一种可以认出洛爱娜和其后代的药水,要求所有魔法学校校长在最高年级学生毕业典礼时,将药水倒入一个盆子里,并让每个学生都将手放进药水里浸泡,以找出洛爱娜的后代。当天,整个幻想大陆的人都要干这么一件事,拒绝的人都会被逮捕,判终身监禁。后来戴妃为自己的这种愚蠢行为深感羞耻),她要参加她在魔法学校的最后一个洗礼之夜了(不知为何,她参加过的每一个洗礼之夜都很糟糕)。
  
  当天天气并不好,一整天天空都乌云密布,地面滑得像冰面(简直可以溜冰了),室内更是闷得要命。我因能离开过去城而高兴不已,一整天兴奋地吃不下饭。可是筱碧却一点儿也不高兴,她像往常一样沉着脸,什么话也不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她的行为令我费解。
  
  我等了很久,总算挨到了晚上。当钟楼(那是整个过去城保存最完好的建筑,同时也是最坚固的建筑。因为钟楼是用顽石打造的,连钟里的每一个零件都是用石头做的)墙上的钟敲了九下时,身着一件连帽旧袍的筱碧把我们少得可怜的家当收拾好,然后带着我去钟楼参加洗礼夜。步入钟楼,只见空间狭小的钟楼里挤满了人,唯一有空的便是讲台。筱碧见此情景,只是默默地蹲在最后一排椅子的后面,等待洗礼夜的开始。
  
  只见典礼开始前,这些白皮肤(只要是个魔法师,皮肤就是白色的。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一个魔法师,千万别以为他是吸血鬼——他可没有尖牙)的魔法师们大多在玩一种游戏——戏戈苾(戈苾是幻想大陆通用的货币,以“个”为单位。其制作过程相当简单粗暴:先将一块块石头磨成长方形,再刷上一层灰漆,最后印上规定的印章。戈苾是幻想大陆面额最大的货币了,在此时的幻想大陆,你只要用十个戈苾就能买到一幢相当不错的小楼了)。说白了,就是赌博。至于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我也不易多说。有的玩着玩着,竟打了起来,打得最起劲儿的那几个还被送去了医务室。
  
  过了好一阵Z子,一个个子高高的银发老妇人——斯文森校长走了进来。只见她手中捧着一盆金色的药水,不紧不慢地走到讲台上去。看来,她有不少话要说。
  
  “要毕业的同学们,你们好!”她用沙哑的声音向大家表示祝贺,“年复一年,我多高兴看到你们成长后的样子呀¬。在这美妙的夜晚,让我们……”她讲得那么起劲儿,苍老的脸都快要笑得抽筋儿了。
  
  与此同时,坐在最后一排的女魔法师太妃(筱碧的宿敌,常因筱碧是孤儿而借此嘲笑她。但是,太妃出身显赫,且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她是校长最宠爱的学生)正摇晃着又圆又肥的头,肥厚的嘴唇像两只虫子一样不停蠕动着,不知在对一旁的同伴讲着什么。我侧耳一听,原来她在讲述“女巫”洛爱娜所做的事(显然,她很爱谈这件事,因为她那长满红色卷发的头一直在晃):“你知道吗,在伟大的戴妃刚刚被选上做幻想大陆的女王时,洛爱娜不仅毁了世,还去造反了呢!幸好女王殿下及时召集军队,将她打败了——唉,只是女王在混战中——毁容了……” 说完,她不住地叹气,血红色的小眼睛里透着悲伤的神情。
  
  “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突然,筱碧反常地打断了她的话,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哦,”太妃转过头来,不屑地笑了几声,“筱碧小姐,您是想说您是位女巫吗?”说完,周围一圈的人都窃笑起来。
  
  “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筱碧冷冷地重复了一遍。
  
  听了这话,太妃便立马用她那肥肥的手捂住了嘴巴,以免让笑声传到校长耳朵里:“呵呵呵……今天可不是‘玩笑日’啊,穷小姐!那个愚蠢的洛爱娜,这是愚蠢极了——还有她那个后代,一直躲着不肯与伟大的女王殿下决斗,肯定是个胆小鬼——哈哈!”接着,太妃在原地跺着脚,好像谁犯了什么可笑的错误似的。同时,一旁的人们都多多少少发出了些唏嘘声。接着,起哄的人越来越多,唏嘘声也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人对着筱碧做鬼脸……可是,校长根本不在乎,她仍在台上做着她那慷慨激昂的演讲。
  
  这彻底激怒了筱碧。她突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这差点让我从她肩上摔下来),用她那纤细的左手食指指着太妃,狠狠骂道:“哼,别净把谎话搬出来吹嘘!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女巫’,你们才是!你们和你们的女王都是——”此时,筱碧脸上写满了愤怒,瘦弱的身体因为过度暴怒而不停地抽搐着。
  
  筱碧的行为惊动了全场。这时,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所有的人(包括校长)都向筱碧围了过来。
  
  这时,校长带着满脸的暴怒,一步步向筱碧逼近。顿时,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骤然凝固了——要出事了。
  
  我向人群瞧了瞧,只见围在周围的魔法师们,个个无动于衷,只是睁大了眼,等着看“好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校长首先打破了可怕的沉寂,毫不控制地咆哮道。
  
  筱碧冷静地回答道:“谁叫她先惹我。”
  
  “你……”校长举起了颤抖的左手,用留着长长指甲的食指指着筱碧的脸,“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你知道,你这么做有多愚蠢吗?”说完,校长浑身颤抖着,伸手去扶太妃,用温柔的口气安慰太妃道:“没事了,一会儿我通知你姨妈,千万别因为三言两语生气……”这位老人的神色里,透着掩盖不住的恐惧。
  
  筱碧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迈开双腿,跨出了钟楼的门。此时,嘈杂的议论声像放肆的恶魔,在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
  
  “唉,这罚得也太轻了!”
  
  “哼,一个穷丫头,校长能罚她什么?”
  
  “哎呀,可怜的太妃!竟然被这种人骂了一顿!”
  
  …………
  
  我这时才注意到,钟楼外下起了暴雨。对过去城来说,这是久违的好事;可对我们来说,这就是雪上加霜……筱碧总不能厚着脸皮,回到钟楼里避雨吧!那样做,唉,后果不堪设想。
  
  筱碧啊筱碧,你为什么就不能忍一忍吗?这太妃到底说了什么,让你如此生气!我暗暗埋怨道。
  
  在暴雨之下,我们没有雨伞可用,只能白白挨浇。豆大的雨点砸在我身上,让我又冷又疼。但是我没叫也没闹。因为我知道,我们可以离开过去城,离开这令我们痛苦的地方了。
  
  我趴在筱碧肩上,幻想着我们新的家(只要找得到的话)。渐渐地,我睡着了……
  
  (本章完,待续)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