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轴,天之际
2020-02-18 10:18:41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200218101902.png

  
  清晨,白鸽将爪子落在枝头,清 亮的日光顺着万春亭的琉璃瓦流淌下 来,钻进它的羽翼之中,倏地一下,似 是怕被日光灼伤般,白鸽抬起翅膀飞 向远方,尾上坠着的哨子伴着它划出一 曲悠扬。
  
  四座角楼,围起一座王城,一条 轴线穿越其中,豁然南北。南起永定 门,经正阳门、紫禁城直至钟鼓二楼, 全长约8公里。在古时,能一览这壮丽 轴线的,只有徘徊在都城上方的鸟儿。
  
  “择天下之中而立国,择国之中 而立宫。”故宫,明清时国家政权的运 转中心。中轴之中——太和殿前的青石 御道,曾是百官绕行,万国敬畏的道 路。帝王面向南,接受世界来朝。
  
  景山,在故宫身后,北京曾经的 制高点和中轴线的尽头。数百年来,目 睹城头王旗变幻,由土丘摇身一变为鹿 鹤成群、生机盎然的皇家御苑。站在这 里望去,这座城的天之际是那么平缓、 庄严,景山与面前的轴线交汇,一个于 地面贯穿南北,一个在尽头远眺河山。
  
  1840年,船坚炮利的英法联军攻 入国门。1900年8月八国联军从四面八 方涌入京城,攻破层层宫门,在曾经只有皇帝才能踏足的青石御道上欢呼侵略 的胜利。他们肆意踩踏中轴线进城四处 掠夺,堂堂帝王城沦为侵略者殖民的恶 土。轴线尽头的景山早被洗劫一空,曾 经明亮的天之际,消逝于硝烟漫天中。 此时的国之轴,尽是侵略者的铁蹄,天 之际,飘荡着恶魔的笑声。曾记录着中 华民族辉煌时刻的两道线,似是坠入了 破碎的梦魇。
  
  1912年,孙中山先生的马车从正阳 门沿中轴线驶入,中华民族从此走上复 仇之路。
  
  1945年10月10日,太和殿广场上, 与昔日趾高气扬的侵略者姿态不同,侵 华日军华北方面军投降代表于数万中国 人的目光下,沿中轴线旁的侧道沉默地 走上太和殿,转身,向这片曾经被他们肆意践踏的圣土鞠躬、道歉。
  
  1949年2月3日,解放军沿中轴线举 行入城仪式。百姓们挤在轴线的两旁, 欢呼着、雀跃着,迎接着轴线历史上最 伟大的一次大军入城。
  
  8个月后,下午的阳光斜照于紫禁 之巅的景山。如今,饱经沧桑的她,将 要目睹开国大典。天安门上,随着一声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 今天成立了!”沉寂了百年的国之轴, 在民众的欢呼声中重焕光彩,而北京城 上的天际线,也终于拨开了硝烟与云 雾,恢复了往日的平和与宁静。
  
  时至今朝,那条国之轴,依然横 亘于城市正中,昔日的京城之巅,依然 屹立在故宫的背后。只不过,缓行于御 道之上的是徜徉其中的游人,而这座城 的天际线,早已被叠起的高楼涂抹刷 新。不过,人们仍循着那条古道,一步 一步体味烙印于轴线之上的风云变幻、 世纪更迭,仍愿登上紫禁之巅,向西俯 览群山,向东远眺高楼,向正南俯瞰这 落成近600年的巍巍皇城。
  
  就像这城上飞过的鸟儿不会忘记 每天在景山之上俯瞰京城的景致一样, 北京城的人们都知道,那国之轴、天之 际的交点,是民族国运的见证,更是他 们的骄傲。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 高一(2)班 李雨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