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
2019-10-31 10:42:41    《中国中学生报》

   归家还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题记

  
  那年夏天我背上了包,踏上 火车时,家乡小镇还刚从清晨的雾 气中醒来。中学门口卖油条和豆浆 的阿姨仍起了个大早,13路公交车 也开始运行,外公帮我把行李放 好,冲我笑眯眯地招手,阳光照得 他剩余的黑发也泛着银光。车开动 了,我没有回头。
  
  我想真好啊,真好,离开故 乡我要闯风浪。我不知道外公湿润 的眼眶、呼啸的风是故乡的声声叮 嘱。那时的孩子还没明白那句“溪 水急着流向海洋,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的沧桑。
  
  骨骼一节一节拔高,秋的雁 阵也在地平线上掠过许多次。我 听着窗外断续的秋蝉残鸣,多想 轻声地问那南飞的雁啊,南方那 叶可也会飘散满地,才算回到了 家,山水一程,风雪一更,聒碎 乡心梦不成。
  
  “见过多少脸庞, 飞过多少异乡,少年早 已苍茫,回头望,身在何 方。”那天路过一家商 店,播放着沙哑的歌,走 在前面那个穿着干练、妆 容精致的阿姨拿着手机, 突然停下来对电话那头哽 咽地说:“妈,我想回 家。”断肠人在天涯,请 让他们回家。
  
  是啊,那就让他们回 家。松开最后一只鸣蝉, 目送最后一片落叶,把背 包收起,让车票双程,从 夜幕里起身,在同样的清晨里归来。这是叶对根的情意。曾 问叶,归家还要几里,它挣脱枝头 没有言语,怎能预算,何需预算, 当归且归去,我的根在这土地。
  
  湖南省隆回县第二中学 默深文学社 欧阳静怡 指导教师 刘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