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回忆
2019-08-05 09:24:58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90805092515.png

  
  我的记忆深处有一棵长得略显 倾斜的栀子树。许多年前,我的童 年围绕着它绽放。
  
  栀子树长得粗壮且健康。小时 候,我在外公家没有要好的伙伴, 便喜欢拉着外公去树下偷香。我时 常觉得它像是一个守护神,安详平 静地站在那,风吹日晒。
  
  它很孤独,我也很孤独。在童 年的几年里,它褪去了老树皮,长 出了新枝芽,一天天地发生变化。 相比起四周的枣树,它反倒显得娇 小瘦弱。 在外公去世的前一年,我和
  
  他一起走到栀子树 下,约好了等盛夏 初至,就把这满树 的繁花带回家。那 时,树上的朵朵繁 花含苞待放,青白 色的花苞已经透出 了丝缕的幽香。枝 叶间,花香里,我 笑靥如花。
  
  栀子树见证了 我们的约定,可约定并没成为现 实。现在,我才想起,那一次是我 与外公的最后一面。在外公的葬礼 上,悲伤逆流成河,我哭泣着,来 不及思考,以后的苦闷,都无人再 问,无人再听,无人再解。
  
  往事从回忆中渐渐清晰,栀子 树上的花苞也愈加白净。记忆中, 外公只留给我一张笑得泛红的苍老 面容,皱纹堆在眼角,斜戴帽子, 可仍是儒雅。他个子不高,说话却 掷地有声。外公同我讲三国,说 起诸葛亮的出师时眼中放光;外公 同我讲武侠,说起金庸和古龙时头头是道。他知道我内心对文学的渴 望,也懂得我对文学的天生热爱。
  
  再回外公家时,我还会走到栀 子树下,同它说一说心中的苦闷, 又或是对外公的思念。它成了我与 外公的最后一点联系。
  
  一次,我坐在树边看书。田野 间,微风吹动落满日晖的叶,我仿 佛听见了外公的声音——那个轻微 带了乡音,时不时会夹杂着咳嗽的 声音;那个熟悉却又觉相隔甚远, 让我思念成疾的声音。他说:“孩 子,你要多读书啊!有困难也别 怕,外公一直在。”他的笑,又浮 现在我眼前。恍惚间,泪流满面。
  
  我一直以为,是外公走过的路 上多了我的足迹。然而,事实上是 我的身后始终有外公的支持。他就 像那棵粗壮的栀子树,护我周全, 总是在背后默默地、笑盈地看着我 长大。
  
  栀子花快开了,今年的盛夏, 我绝不会再错过那一树花香了。
  
  江苏省南通市田家炳中学 初三(5)班 徐乐怡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