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色
2019-07-31 09:14:41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90731091532.png

  
  读明清小说,便有疑惑, 松花、藕荷、蜜合、秋香…… 这些究竟为何称为美色?为什 么孔子除了谈仁义礼智信,非 要告诫学生不要用黑色镶边, 不要穿红色系便服,甚至颇为 瞧不上紫色?《诗经·绿衣》 云:“绿兮丝兮,女所治兮。 我思古人,俾无訧兮。”明明 是凄凉哀伤地悼念亡妻,为何 被解读为讽刺世人不知礼仪? 还有“雨过天青云破处”的天 青釉,究竟有何魅力,令后人 魂牵梦萦?
  
  我曾学习国画两年有余,有 幸对中华传统颜色有一些了解。历 时两千年,跨若干领域——瓷器、 彰施、丹青、脂粉……中华颜色蔚 为大观,涉及伦理、五行学等理 论,可谓博大精深。拾色,因此而 生。现在我只是在这颜色的宝库里 拾起极少的几样。
  
  缥
  
  “缥色动风香,罗生枝已 长。”
  
  按照东汉许慎《说文解字》 的解释,缥为淡青色近白色的 帛。缥色,是五正色中的青与 白二色夹杂而得,故而,与紫、 红、绿、流黄并举为五间色。也 许是缥色宛如烟风般的淡青色, 本就云淡风轻,现在几乎已经不 被国人拿来描述颜色了。
  
  秋香
  
  “湖上西风,露花啼处秋香 老。”
  
  秋香,指浅黄绿色,参考丝 绸博物馆馆藏的地龟背如意纹锦。《红楼梦》第四十回中贾母说: “软烟罗”只指四色——雨过天青 色、秋香色、松绿色、银红色,秋 香即为其一。秋香虽浅,但色调偏 暗,气质稳重老沉,显得温暖祥 和,而非嫩色气质。书中贾宝玉多 穿红色,在第八回探养病中的宝 钗,借宝姐姐眼中看去的宝玉,唯 一一次穿了秋香色,当时是冬天, 而秋香色似乎能表现秋天草木之 香,与秋冬季节甚和。
  
  松绿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 竹。”
  
  松绿,顾名思义,就是松柏 般的深绿色,青色的一种,介乎于 蓝绿之间。《红楼梦》中贾母说的 “软烟罗”,远远看,就像烟雾一 样,其一就是松绿色,可见其淡雅 有味的意蕴。
  
  绿色,本应代表青春与生命 力。而《诗经》悼念亡妻的《绿 衣》却说出了绿衣的悲情:“绿兮 丝兮,女所治兮。”后来又有“萋萋芳草忆王孙”,绿色着实令人 思缅。岁寒方知松柏,松绿需经霜 寒,小说中的绿衣女子也总是淡然 出尘,命运却令人默然。《神雕侠 侣》里,幽静的公孙绿萼,“既见 君子,云胡不喜”的绿衣程英,都 是“一见杨过误终身”。她们的绿 衣不是鲜艳的春日之绿,而是寂寂 深沉的松绿。
  
  在明清作家中,曹雪芹对色 彩研究颇深,因此在《红楼梦》中 的运用也极为精准讲究。如今,研 究中华传统颜色的学者少之又少, 国画爱好者也只了解其皮毛,于常 人,则几乎完全接触不到。
  
  绿的生机也好,深沉也罢, 我只捧一小白瓷盘,用毛笔尖沾水 轻轻调色上画,让它们在宣纸上肆 意渲染成美妙的图画;而那些只能 在文物上看见的传统颜色,只能黯 然欣赏了。
  
  湖北省仙桃市第一中学 高二(22)班  谢丁璇 指导教师  陈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