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复得的美好
2019-07-08 09:30:47    《中国中学生报》
 
  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而我们 在一眨眼中长大,陪伴我们的人或 物,如今是否还在我们身边?时间 马不停蹄地走,时针,分针,秒 针拖拽着历史的马车。无数的人和 事,不论美好或是糟糕,都被吞噬, 在宇宙历史的深渊中,不可复得。
  
  在过去的16年中,为数不多 的经历总有些让我们难忘的、遗憾 的和不舍的。7岁以前,我总是赤 着脚奔跑在涌江的滩涂地上。十多 年前的涌江没有那么污浊,放眼望 去,水天相接,那时小港和镇海还 没有高房子。我住在江边,每天看 旭日东升,看晚霞归来,当时还没有跨海大桥,镇海的人要到小港 去,都要到我们家对面的码头摆渡 才行。那几年里,我总坐在马路的 台阶上看着行色匆匆的人,背着大 包小包去摆渡。远洋船来的时候, 船鸣声可以传遍整个城关镇。再过 去一点儿的灯塔边,还有一个渔船 用的码头,总有那么几个月,大家 都早早地到码头去等渔船,船到 了,总有一筐接一筐新鲜的鱼,任 镇上的人挑完再卖到大城市里去。
  
  后来啊,我去杭州上学了,每 次回来,我都觉得家乡有翻天覆地 的变化。 慢慢地,高房子耸立起来,挡住了我看涌江口的视线,招宝山也 藏匿于高楼中。再后来,招宝大桥 造好了,摆渡的人也越来越少。如 今,昔日的大码头变成了夜宵城, 每天晚上很少听到船鸣,只有嘈杂 的人声、碰杯声。当年坐在马路台 阶上的孩童如今离开了这个城市, 也很少再吃到地道的海鲜了。
  
  镇海还是那个镇海,只是没了 从前的味道。回想着曾经慢悠悠的 三轮车,耳边传来熟悉的船鸣声, 只是它不再有以前那么响,也没有 多少人能听到了。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江南中学 高二(22)班  蒋佩庚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