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这颗后悔药
2019-04-25 11:04:53    
  每个人都有过后悔的时候,后悔当初没有那样说,没有那样做……后悔的心情非常复杂,每个人表现出的状态也各不相同,有的人可能是不断埋怨自己,有的人可能是不断地说“假如”,还有的人可能会无助地痛哭一场……
  有些时候,我们多么希望能吞下一颗后悔药,重新来过。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重来,但是我们可以在下次遇到同样的事时,做得更好。
  大作家笔下的懊悔:
  一边走,一边心里后悔,眼看着一些看热闹的人都回来了。为什么一定要等祖父呢?不会一个人早就跑着来吗?何况又觉得我躺在草稞子里就已经听见这边有了动静了。真是越想越后悔,这事情都闹了一个下半天了,一定是好看的都过去了,一定是来晚了。白来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在草稞子听到了这边说笑,为什么不就立刻跑来看呢?越想越后悔。自己和自己生气,等到了老胡家的窗前,一听,果然连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差一点儿没有气哭了。
  ——萧红《呼兰河传》
  铁匠张口站在那儿听着。他一会儿望望督学,一会儿望望校长,又看了看低头颤抖着的儿子,好像直到这时才明白了什么。他一向虐待孩子,而孩子却一直忍耐着,还在处处维护他。他感到深深的懊悔。最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爱,他伸过手去一下抱住儿子的头,把他搂在自己的胸前,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意]亚米契斯《爱的教育》
  我每天尽可能不跟他照面,并依此安排自己的生活。因为每当他在旁边,房间里的氧气就会消耗殆尽,无法呼吸;我会站在那儿,被一些没有空气的泡泡包围,喘息着。可就算他不在我身边,我仍然感觉到他在,他就在那儿,在藤椅上那些他亲手浆洗和熨烫的衣服上,在那双摆在我门外的温暖的便鞋里面,每当我下楼吃早餐,他就在火炉里那些熊熊燃烧的木头上。
  ——[美]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他穿上那套漂亮的礼服,原来是为了纪念这最后一课!现在我明白了,镇上那些老年人为什么来坐在教室里。这好像告诉我,他们也懊悔当初没常到学校里来。他们像是用这种方式来感谢我们老师四十年来忠诚的服务,来表示对就要失去的国土的敬意。
  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听见老师叫我的名字。轮到我背书了。天啊,如果我能把那条出名难学的分词用法从头到尾说出来,声音响亮,口齿清楚,又没有一点儿错误,那么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拿出来的。可是开头几个字我就弄糊涂了,我只好站在那里摇摇晃晃,心里挺难受,头也不敢抬起来。
  ——[法]阿尔丰斯·都德《最后一课》
  小作者笔下的后悔:
  我的脸火辣辣地发烧,一肚子话不知从何说起。她越是宽容地微笑,我越觉得那笑容像一把利刃戳着我懊恼无比的心。“唉!”我用拳头捶自己的脑袋,蹲下身去,“都怪我!”
  迈着沉重的步伐,我走出了办公室,脑子里一片混沌,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了方向,在天空中乱飞。
  渐渐地,不安的心情涌上心头。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张考卷,心剧烈地跳动着,要是同学把这件事告诉老师,那我……我闭上了眼睛,开始后悔:我要是不把考卷给他抄,那该多好啊。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我想说话,想喊,可是喉咙被困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我抬头望着林老师那温和的眼睛,惭愧、内疚极了。我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会当众哭出来。可是,泪水还是无声地落了下来,衣服瞬间湿了一大片。
  我知道那是冯小澄的目光,我想看他,但又怕看他。最后,我鼓起勇气抬起头,两个人的视线正好碰在一起。这一回,我们都不像平时那样,眼光一接触,就各自急忙把头别开了。我们惶恐地对望了好一会儿,冯小澄才把头慢慢转过去。我也把头低下。他的眼圈红了,我也流泪了。我是多么懊悔啊,假如我们没有吵过架,像原先那样亲亲热热地在一块说会儿话,该有多好。
  大法师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