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白球鞋
2019-02-12 10:11:48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90212101511.png
  一
  
  16岁那年,我被选为学校长跑 运动员。
  
  放学回家,母亲正猫着腰,顶 着晌午的日头和泥,阳光火球似的 滚在母亲头上,滚出一片红。
  
  我站在母亲身后,高兴而不安地说:“妈,我被选上当运动员 了,老师让穿白球鞋。”
  
  母亲用沾着泥的手背抹了一把 汗,没回头,只“哦”了一声,端 起一铁锹泥,“啪”的甩上房顶。 有几滴水溅到我脸上,凉了一下, 不知是泥水还是汗水。
  
  “来,帮妈一把,把这根木头 竖起来,等鸡窝垒成了,妈养鸡赚 钱,给你买双白球鞋。”母亲说。
  
  一时间,我浑身长满了力气, 真想跑几圈。
  
  二
  
  那天,母亲从屋里出来,手里 拿着一双毛了边的旧球鞋,啪啪 掴打几下,尘土翻飞。“你哥穿 过的,我没舍得扔,你先将就着 穿。”她说。
  
  鞋很大,不跟脚,跑起来像穿 了两只趿拉板儿,啪嗒啪嗒响。母 亲用针线把鞋帮缝进去几针,鞋就 改造好了。
  
  半年的工夫,我个子长了一大 截,脚也没闲着,总算合了鞋,可 鞋帮与鞋底起了干戈,分了家。
  
  心灵手巧的母亲提着鞋,左右 为难,看看我,瞅瞅鸡。鸡窝里的 那些鸡不谙世事,没心没肺地啄来 啄去,不懂母亲的一片期许。
  
  “再等一个月,再长大点儿, 能多卖点儿钱。”母亲无限深情地 看着鸡窝说。
  
  我与那双 白球鞋的距离 近在咫尺了。
  
  晚上放学 回来,我再不 满街筒子疯 跑,而是扔下 书包、挽起篮 子,去地里给 鸡挑拣野菜。 鸡们欢快地啄 着菜,也啄着 我的心,啄得我心痒痒的,我恨不 得省下我的口粮,饿了自己,饱了 它们。
  
  三
  
  村子里闹鸡瘟了,不断有死鸡 被扔到庄户北边的大沟里。母亲怕 得厉害,觉都不敢睡,像守护生病 的孩子,摸摸这只、看看那只。
  
  某天早晨,打开鸡窝,母亲呆 住了,有几只鸡死了。我看到母亲 站在沟边,像风中的一根草,摇摇 晃晃。
  
  接下来的几天,鸡窝越来越 空,空出一片寂静与凄凉。我看到 那双白球鞋转身走了,走远了。
  
  供我上学已是不易,看着辛苦 劳碌的母亲,我暗暗下决心,我要 穿着布鞋跑赢那些白球鞋。
  
  冬季运动会到了。眼前是一双 双白球鞋,如白色的小船,即将起 航。我穿着方口布鞋站在跑道上, 我要追赶白色的球鞋。风吹过来, 吹在脸上,吹进嘴里,吹开衣服, 又吹进我心里。我裹着风跑,也追 着风跑。
  
  我跑赢了所有的白球鞋,也跑 赢了自己。只要跑,一直向前跑, 就没有跑不赢的对手,没有跑不赢 的远方。
  
  四
  
  放学回家,我见母亲蹲在鸡窝 旁,一群小鸡围着她脚前脚后地 叫,如欢快的鸟。黄昏下身体单薄 的母亲像一片霞光,很美、很静。
  
  “妈给你买了一双白球鞋,去 试试,合脚吗?”
  
  霞光万丈,柔美地铺开,一直 铺进屋子。 我跑进屋子。
  
  是的,柜子上的 白球鞋静如白色的栀子花,无比纯 洁美好,真好看。 夜晚,我在梦里几次憨笑。醒 来,柜子上的白球鞋像泊在黑夜岸 边的船,正带着我驶向黎明。
  
  黎明静谧。
  
  父亲在轻轻叹息:“你看,又 咳血了吧,为了一双球鞋……”父 亲把哽咽咽下去。
  
  “养养就好了,搬砖给现钱, 搬5块砖给一分钱呢。”
  
  起早贪黑,那得搬几万块砖 啊,才买一双鞋! 我把头缩进被子里,把脸掩 埋,埋住呼吸,也埋住眼泪。
  
  梦里,我梦到我穿着白球鞋在 操场上拼尽全力地跑,跑得尘土滚 滚,风声萧萧。身后,有一垛一垛 的红砖高高码起,越码越高。我跑 啊跑,跑出了很远,跑到了远方, 却永远跑不出码高的红砖墙。
  
  曹淑玲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