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缠发
2018-12-05 09:56:50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81205095727.png
 
  月光如水,平静柔和。一把古朴的檀香木梳静静地躺在我的手中,梳脊上有一朵手工雕刻的牡丹花,散发着古色古香的味道。木梳被月光镀了层银边儿,而我的思绪早已远扬。
 
  小时候,外婆每天清晨都会给我梳头。用的那把木梳有三四个缺口,就像外婆那口七零八落的牙。外婆用梳子轻柔地、耐心地梳着,一下一下,很有节奏。
 
  上了小学以后便离开了外婆家,去看外婆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了。
 
  一次放学路上,碰到了一位卖木梳的老奶奶。她佝偻着身子,在风中费力地叫卖。我用口袋里所剩无几的钱买了一把梳子。一来是为了接济这位奶奶,二来是想起了外婆。
 
  那个周日,我去了外婆家。那把木梳除多了两个缺口外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像外婆只是比以前多了些白发,却依旧泛着慈祥的微笑。我把梳子给了外婆,外婆笑了,口里却说:“不用了,不用了,那把旧梳子还能用,挺好!”
 
  暑假时我再次见到外婆,她的头发从花白变成了雪白。稀稀疏疏的,凌乱极了。
 
  当我看见那把熟悉的旧木梳时,不知怎的,一股亲切感涌遍全身。它如今已然面目全非,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梳齿突兀地立着。“外婆,让我也替您梳次头吧!”我抬头,巧笑嫣然。外婆先是一怔,继而点了点头。
 
  就像十年前那样,只是梳头者与被梳头者的角色在时间的长河中悄然转换。金色的夕阳洒在外婆的脸上,我看见阳光沿着她的皱纹在流淌。我用那把木梳为外婆梳头,一下一下,很有节奏。
 
  忽然,一阵风吹过,满头的银发随风飘起。透过发隙,我看见了七彩的阳光,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我忙用梳子去梳那被风吹乱的银发,银发缠住了梳子,似乎二者之间有着特殊的情感。这梳子缠的哪是头发,分明是连绵的爱呀!
 
  风——静了。
 
  在无比眷念的目光下,轻抚上那把木梳。
 
  河南省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高二(5)班葛伊宸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