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便是月圆
2018-08-06 09:54:47    《中国中学生报》

   

  
  是夜,花街灯如昼,而那灯 火点点,散作了满天的星辰。
  
  我凝望着车窗外灿烂的街景, 思绪也随夜露一起缓缓流淌,一种 温柔的暖意,愈渐清晰,与月的柔 光一同沉入我的心底。
  
  父亲呀,您可知?其实,您 就是我一生里最美的月圆……
  
  2018年正月十六,我们重返 校园的日子。可我却一点也开心 不起来,刚开学,要带的东西好 多。书,作业,被罩,床单…… 尽管我尽量缩减,却还是装了满 满两大包。看着沉沉的大背包, 我的心情也郁闷到了极点。父亲 今天刚刚接了外单,忙于出货, 肯定顾不得送我。而妈妈要照顾 弟弟,还要赶第二天上课的课 件,一样顾不得送我。
  
  六点就吃完饭了,七点我 还没有动,一直拖到快呛上八 点了,才不情不愿地开始起身。 唉,要是爸爸能像往常一样送我 该多好!费力地扛起那两个超大 的袋子,我开始三步一停歇地往 公交站台挪去。
  
  “仪儿,等等!”
  
  猝不及防的叫喊声打断了我 的思绪。蓦然回首,一双温柔而 又疲惫的眼,便撞入我的视线。
  
  是父亲!他连工作服都没顾 得换,就赶过来送我了!在短暂的如释重负与欣喜后 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了 心疼。
  
  这,还是我那英 俊、潇洒,最讲究形象 和体面的父亲吗?
  
  是为了着急送我, 装货时,连手套都未 顾得戴吧?要不,我怎会望见一 双被集装箱的棱角咯伤的手?那 一道道泛紫的红印渗着汗水,掌 间平得向内凹陷的压痕,似要 把父亲的骨节摧折了,他一定 连喘口气歇一歇的机会都未留下 的吧?要不,我怎会望见他慌张 的倦容?汗渍点点,浸透了他的 衣衫,蓬乱的黑发。粗重的呼吸 声,随着涨红的胸膛起伏。父 亲,已然顾不得他最爱惜的形 象,因为,他不舍得让他的宝贝 一个人去面对重负。
  
  所有的包,全都转移到了父 亲的肩上,一身轻松的我却忍不 住泪流满面。默默跟随着父亲疲 惫却坚定如山的背影,我感觉到 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安全。 月,如水般洒落在父亲宽宽的肩 上,未来得及擦拭的尘土,就如 明亮的月辉,暖暖地映照着我。 上了车,我的心却五味杂陈,送 了我,他又该几点才能到家呢? 忙了整整一天,也已经疲累到了极点吧?明天又会有成堆的工作 等着他去继续……
  
  无言良久。
  
  我仿佛被这世间最美的圆月 所朗照了。
  
  我不禁忆起,那曾经 千千万万个周末,是父亲不辞 辛劳,毅然来接晚上放学的我。 在猎猎疾风中,坚定地守候。我 不禁忆起,那一个个寒风刺骨, 大雪纷飞的傍晚,是父亲顶着严 寒,坐着公交,一次又一次,在 家和我的学校里往复辗转。陪伴 守候,是他给予我的无限情长。 父亲呀,您可知?您在,便 是月圆。您不在,便是这一世里 最孤独的月缺。 第二日早晨,妈妈打来了 电话,说您因为太累,竟不 声不响,就着沙发睡着了。 不知昨夜,您回来时,已是 深夜几更……
  
  湖北省十堰市郧阳中学 高一(18)班 王仪 指导教师 曹卫东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