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村的星空
2018-07-09 14:19:58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80709142221.png

  
  我喜欢天文,喜欢深邃迷人 的世界。父亲却翻出西汉刘安所著 《淮南子》告诉我:“宇宙中最为 闪耀的星辰是人类。”当时的我似 懂非懂,直到有一天,邓晓兰奶奶 让我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也让我 真正懂得了我的父亲。
  
  邓奶奶的父亲邓拓时任《晋 察冀日报》(即《人民日报》的前 身)总编,当年在马兰村(现位于 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一边与鬼子 打游击战,一边办报纸,将第一线 的消息及时传递给广大军民。“狼 牙山五壮士”“英雄王二小”等事 迹正是在马兰村刊出。
  
  马兰村也是邓奶奶的出生之 地。她在战火中降生,吃着马兰村 老乡的奶长大。数十年后,她没有 忘记他们,再次回到了这片热土, 拿自己的退休金为马兰村翻盖学 校、修路种树,救助贫困户和贫困 学生。她还为孩子们建了音乐教 室,教孩子们乐器和唱歌,年过七 旬仍在城市和山区之间来回颠簸, 从无停止。
  
  我的父亲在6年前随邓奶奶到 了马兰村,之后我们一年也难得见 上几次面。我不理解父亲为什么放 弃了建筑工程师的高薪厚职,放弃 了北京城优渥的生活,甘愿待在深 山里?直到我走进马兰村,才读懂 了他的心。
  
  刚到马兰村,父亲便带着我 沿着蜿蜒的山间小路,穿过一条幽 深的溪谷和一片茂密的玉米地,来 到一处亭子前。父亲告诉我,安 葬在这里的是1943年抗日战争反扫 荡战斗中英勇牺牲的7位八路军战士,他们来自祖国各地,牺牲时都 很年轻。父亲弯着腰拔除亭子周围 的杂草,从烟盒中抽出三支香烟立 于纪念碑下。我摘了7朵鲜艳的野 花摆放在台阶上。四周只有萧萧清 风、潺潺碧水和耸峙的山崖。
  
  在马兰村,我见到了邓奶 奶。“老乡们养育了我,我一定 要报答他们。”邓奶奶说看到孩 子们破烂透风的教室特别心酸, “我琢磨着起码给孩子们一个遮风 挡雨的教室吧。我和家人集资翻修 了教室,还带来了乐器。音乐能打 开人的心灵,让孩子不仅仅是在山 头跑,更能坐下来安静地跟心灵对 话。”她决定把音乐带进这座山 村,让音符触动这群孩子幼小的心 灵,于是组建了马兰小乐队,手把 手地教孩子们识谱、拉琴、唱歌, 一教就是十几个年头。
  
  去年暑假,我再一次来到马 兰村。过去的盘山道,如今要被高 速隧道取代;过去破烂的房屋,如 今成了整齐划一的灰色小砖房。
  
  美丽的山村歌声飞扬,循声 来到音乐教室,邓奶奶正在手把手 教一群孩子演练乐器,旋律正是那 一首《我们的田野》。“东东,你 来得正好,给小玲辅导下古筝。” 邓奶奶给我安排了任务。我坐到小玲身边教她,她接触古筝时间不 长,但学得很快。山里的孩子肯吃 苦,压弦再痛也能忍。在这里, 我体会到了邓奶奶“用音乐改变村 庄”的幸福。
  
  从音乐教室出来,走上蜿蜒 的山路,玫瑰花如同梦境里那般怒 放。几年来,父亲和几个志同道合 的朋友一起投入到扶贫建设中,帮 助村民建设了现代化的有机农场: 生态黑猪养殖、黄粉虫养殖、有机 玫瑰种植、沼气循环利用……爸爸 用他的技术打造出了一个新世界。
  
  看着忙碌的父亲,我虽心酸 却也真正理解了,那个一年中陪我 的时间不到一个月的父亲,为何全 身心都扑在这片土地上。古人云: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希望 能帮助老区的山民,给他们一条可 以持续发展的路。他让我这个娇气 的、不识世间疾苦、喜欢天空与宇 宙的小姑娘,将思考带回了脚踏实 地的大地,真正地关注起眼前的人 和事。这一刻,我感觉父亲离我这 样近。
  
  夜幕降临,我又一次来到纪 念碑前。沉睡在陵园中的烈士们仿 佛天空中璀璨的群星,正和我们一 起守护着这片曾经沧桑的土地。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三 刘东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