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屋里的那个人
2018-01-18 08:53:0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TIM截图20180118085340.png
  月,升起来了。夜,愈加浓了。静悄悄的夜里,唯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玉米田里影影绰绰,像有什么秘密。“咔嚓咔嚓”,玉米田里传出两声断裂的脆响。我眯着眼睛向王婆婆家玉米田的深处望去,一个矮小的身体不慌不忙地穿梭在玉米田里。
  我一惊,一愣。从身影和体型上,我立刻辨认出来,是他。
  他是孩子们都讨厌的人,因为他长相丑陋,并且住在鬼屋一般的破房子里。孩子们认为他一定是个坏人,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断定他是来偷玉米的。于是,我便让我的小跟班—— 一只瘦弱的小狗去“捉拿”他。
  小狗“汪汪汪”大叫着钻进了玉米田,随之,他抱着一大捧玉米慌忙跑了出来。他在离我五六步远的地方望着我,抽了抽那贴在惨白脸上的蒜瓣鼻,随即融进了夜色里,连同那几分无奈。
  第二天,我邀上几个朋友及王婆婆的孙子来到他房前。“ 羞羞羞,偷人家玉米。”我们大喊道,可王婆婆的孙子却扭扭捏捏不说话。“ 吱呀”,他打开大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了看我和躲在旁边脸红的王婆婆的孙子,又看了看蹲在我脚边的小狗,摇了摇头,头上一团乱蓬蓬的花发也来回一晃,随即落寞地回到自己简陋的家。
  带着战胜的那点嚣张,我提议去冒险——去离他破屋不远的小路上走走。那条路草木丛生,即使炎炎夏日,在那路上也会感到死一般的沉寂。而且,那条路上有一个霸王—— 一只十分蛮横的大黄狗。见他们都犹豫不决,我便说:“ 一群胆小鬼,我来当先锋。”
  刚进去不一会儿,那条大黄狗便横在我面前,龇着牙,大声“ 汪汪汪”。我拔腿就跑,跐溜爬上一棵树。我在树上大喊救命,它在树下汪汪大叫。我的小跟班夹着尾巴落荒而逃,我的朋友们喊道:“ 我们去搬救兵……”
  他也听到了我的救命声。他打开了破旧的大门,望向我这个倒霉蛋,我像抱到救命稻草般看着他,他却只瞧了我一眼便匆匆关上大门。“真是个坏人,见死不救……”想着想着,我哭了起来。
  正当我要绝望时,希望的大门又打开了:他提着一只口袋向我走来。树下的大黄狗看向他,他身子一颤,停下了脚步,脸色惨白。他哆嗦着手,从口袋里拿出东西来—— 一小块肉,将它扔给大黄狗,大黄狗嗅了嗅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大黄狗尝出了甜头,贪婪地望向他。他咽了下口水,将剩下的肉一起拿出来,使劲一甩,肉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后,落进了远处浓密的草丛里,大黄狗急忙奔了过去。
  他用他那粗糙如树皮的大手从树上抱下我。他见我仍不停地哭,便用手给我擦眼泪,那手硌得脸火辣辣疼,我哭得更厉害了。他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嘴巴一歪,黝黑的脸拧在一起。这笑并不好看,但它像轻云一样,揉进太阳的温柔里。“我送你回吧!”他说道。我这才停住了哭泣,点了点头。他牵着我,静静地走……
  经过他的破屋时,他推开大门,“ 进去看看不?”他问。我心想:鬼屋?不不!他见我头摇得像拨浪鼓,叹了口气,独自进去了。我站在门外怯怯地向里望去,映入眼帘的不是破败不堪,而是一副欣欣向荣:常青藤攀在墙上,月季花开得正艳。
  “来来,快来尝尝。”他端着一盘子玉米向我走来。我鄙夷地看向他,他见我不吃,缓缓地说:“唉!其实昨晚我没有偷玉米,只是王婆婆家的小孙女生病了,又想吃玉米。王婆婆年龄大了,眼睛不好使,王婆婆的孙子胆小,我自然要帮忙呀。”说着,他递给我一个玉米,一股浓烈的玉米香扑鼻而来,一口咬下,酥软香甜。“那我们说你时你怎么不解释呢?为什么你那么怕狗还来救我呢?”
  我问。他笑了笑,望向天空。抬头,一轮斜阳依偎在树丫上。它红红的,如同他那颗炽热的心,尽管光并不是那么亮,但却历经沧桑。
  他,是这样一个好人。
 
四川成都市双流区彭镇初中2018级1班 赵思航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