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2017-12-11 10:23:26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袁天豪
  约莫十年前,周一午后总是美术课。和煦的阳光从窗间斜射进美术室,浮尘慵懒地在空中飘摇着。从教室后排向前望去,一只精致的香炉安静地烧着香熏。
 
  第一次上美术课,我们新奇地涌进美术室,唧唧喳喳地四处望着墙上的面具和画作,缭绕着一团烟雾的香炉后面坐着一位头发蓬松的老师。她不紧不慢把桌前一幅画放好,抬起头与我们温润地对视着。
 
  开课后,她说了些美术课的要求,印象最深的是上课违纪要罚抄《千字文》《大学》等经典。此金科玉律面前,没人敢把美术课当成副科。我不爱出风头,上课静静听讲,默默想其中的奥秘。
 
  一天,美术老师说她要让班上最聪慧、懂事、安静的男孩来回答问题。全班同学左右张望,突然她看向我,叫到我的名字。
 
  时间就像老师点燃的香薰,我们一群小不点和美术老师慢慢亲近了。有天,美术老师又在威胁我们要抄国学经典。正好我在少年宫学习国学,《千字文》《大学》背得滚瓜烂熟,一脑子优越感没处泻,我这个安静懂事的男孩生平第一次主动犯事儿。
 
  她一愣,摆摆手当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也愣住了:她居然不罚我?我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就要脱口而出,她居然不罚我?
 
  下课后,我被她以收拾美术作品的名义留下。“你平时表现很好,是个特别会倾听的孩子,我希望你不再犯今天的事了,故意的吧。”
 
  我有些吃惊:她这也知道。
 
  她盯着我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问你,学国学、背经典的意义在于炫耀吗?”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们都知道答案。
 
  “《大学》开篇是怎么讲的?”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她叹了一口气,又满含期望看着我:“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值得用一生理解它。”
 
  说来奇怪,在她叹气的一瞬,我的优越感随着香炉上空飘悠的烟雾消逝了。尽管那一瞬间,我并未参透大学之道的含义,不过至今仍谨记她的嘱告。
 
  离开小学后,我很少见到她。身边的人为梦想疲于奔命,使我如此渴望梦归十年前燃烧着香熏的那片宁静,怀念那满含着期望的眼神。
 
  十年了,我很想她。
 
(作者为四川成都石室中学高三学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