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中的守望
2017-08-30 10:32:06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70830103459.jpg
  谨以此文献给阳光中的守望坚守在祖国北疆的父亲。——题记
 
  列车终于启动。广播员柔和的、公式化的声音响起:“旅客朋友们请注意,本次列车已经发车,将前往……”随后,是一连串熟悉和不熟悉的地名。这一连串地名的最后,才是位于遥远南国的那座令他魂牵梦萦的家乡小城。
  这个名字让他心头一暖。军校毕业便投身北疆的他只在结婚时请过一周假——那是他从军四年来在家待过的唯一的一个星期。每当夜深人静时,他都会想起远方的家,想起母亲和妻子,但又极力回避着想象中母亲期盼的眼神和妻子幽怨的目光。
  他甩甩头,想将有些纷乱的思绪逐出脑际。紧挨车窗而坐的他抬手将窗帘拉开一道缝隙,空中,不时有三两片细小的雪花飞过,贴在面前的车窗玻璃上,似在向他道别。“竟然有这么精致的雪花”,他有几分惊奇。这鹅毛般的雪片曾经成百上千次包裹起他的营房,裹挟着他巡逻的身影,划过他的眼睫……他却从没像今天这样对一片雪花细细观察过。
  他抬手看了看表,放下,旋即又抬手看了看,表上的指针在不紧不慢地前行。列车亦如这表上的指针,不紧不慢地在雪原上前行着。他翻开手边的诗集,可是,再美的诗句也无法抓住他的心。看到顾城的《回家》,他的眼神有些游离。这首诗曾多少次将南国的暖阳带进冰冷的北国,又多少次将家、爱妻和孩子这些炽热的词语铭刻在身处北国军营的他的心中。
  他抬腕看了看表,表针似乎依然停在刚才看到的数字上。他的眉头轻蹙,又将目光转向窗外,眼前静静划过的,依然是晨光中安详、静谧、粉色的雪野。他下意识地伸个懒腰,却惊动了身边半睡眠状态的老人。老人慢吞吞地转过身来,睡眼惺忪地看着他。
  “对不起啊,大爷,不小心惊到您了。”他连忙道歉。
  “ 没事儿, 小伙子, 回家吗?”
  “嗯。”
  “军人?”
  他点了点头。
  “ 军人, 唉…… ” 老人收回了凝视的目光,“辛苦啊。成家了吗?”
  听到“成家”两个字,他的脸部轻微抽搐了一下。妻子的短信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下一周就是预产期了。我不希望孩子来到世界看到的是一个不完整的家,不希望爸爸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抽象的称呼……”他转头看向窗外,心头那根不安的弦又在悄悄绷紧。
  老人读懂了他的表情人们常说,家国难两全。
  实际上,正是有了军人的坚守,才有了国的安宁和亿万个家庭的温暖。孩子,我谢谢你,也请你代我谢谢你的家人!”
  他扭过头,默默看着身旁这位老人。这时,一缕暖阳透过车窗落到他俩身上,他的心头一下子豁亮了。他相信,妻子孤独无助的时候会思念他、埋怨他,甚至嗔怪他,但关键时刻依然会像母亲当年送父亲参军一样送他踏上北上的征程。他更憧憬着未来的儿子(假如是儿子)会理解他的爸爸,尊重他的爸爸,甚至会追随爸爸的脚步成为一名军人,就像当年父亲在军营中因公殉职后自己毅然填报了军校的志愿。
  他端坐着,把书翻到顾城写给儿子的那首《回家》,甚至,不自觉地读出了声——
  你那么小
  就知道了
  我会回来看你
  把你一点一点举起来
  儿子,你在阳光里
  我也在阳光里
  ……
  周围的旅客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沉浸在诗的意境里,沉浸在溢满车厢的阳光中。从这阳光般的声音里他们听出了一位军人、一个军人家庭以及我们所有人执着的守望和浓浓的爱意。
 
江苏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高三(3)班 季浩
指导教师 王淦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