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下的“戏子”
2017-08-10 11:23:27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顺着弯弯曲曲的小巷涌进了小镇。小镇被淡淡的炊烟簇拥着,在朦胧的橙色中静立。此时,镇东的一座大院里传出了“窦娥”悠悠的哭诉声。
  镇上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每天黄昏时分沉浸在亦欢的吟唱中。不论寒暑,亦欢都要在院子里练上一两个时辰,清脆的嗓音在夕阳中荡漾,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好渗透在这黄昏时分特有的安逸的氛围里。大院子里的人则更是欢喜,一树梧桐叶当帘幕,看亦欢在树下舞起了身姿。院子里的人没见过什么名角,只觉得梅兰芳在世也不过这般模样。
  亦欢模样生得俊,天生一副好嗓子。在镇上文化站工作的父亲,把唱戏的天分也传给了她。文化站的老前辈们都是父亲的老朋友,对亦欢更是关照有加。这座江南小镇虽然没有什么名气,可毕竟深受吴越文化的熏陶,从这里走出的人都会咿咿呀呀,哼上两句吴侬软语的戏文。文化站的老戏骨们更是个中行家,他们相中了亦欢这块璞玉,于是便不遗余力,好生雕琢——就盼着这儿的戏曲文化能有个传人。
  亦欢没有让他们失望,她的血液里流淌的仿佛都是戏剧。因为热爱,各地的戏曲她都不生疏。春日雨霁的午后,空气中便荡漾着“你挑水来,我浇园”,桐叶也会为之轻扬;夏日闷热的傍晚,女状元的诉词总会带给行人一丝清凉;秋天如血的残阳下,窦娥的一腔怨怼字字啼血,会让伤感之人倚栏垂泪;冬日黄昏,那支《小拜年》捎来的不只是春的气息……
  戏曲早已长进了亦欢的生命,就像她的声音也长进了这座小镇的体中。
  可是镇子毕竟是一片小天地,院子里老人的子女大多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开始了崭新的生活。江南的水土留不住他们,他们钻进了大城市的角角落落,自以为光耀了门楣。只有亦欢,依然不离小镇半步。渐渐地,小镇上的闲话便飘了起来。当第一次无意听到院子里的人说自己“不务正业,不求上进”时,亦欢关起门藏在家中啜泣,几天没有开嗓。自己的努力换得的是不被认可,那滋味像是鸟儿折断了翅膀,她一下子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而火候终究是到了。父亲请省城的朋友带着专家踏上了这片土地。亦欢刚一开嗓,便让他们惊讶不已……
  于是,在一个寂静的秋日黄昏,院子里的人们打开屋门——再没有天籁般的戏文传入耳中,只有梧桐偶尔坠下一两片黄叶,发出寂寞的叹息。
  不久,人们在电视上看到了演出成功轰动省城的亦欢。同时,他们也终于发现:没有了亦欢的唱腔的生活似乎少了些什么……
 
江苏盐城亭湖高级中学高三(10)班 裴顾一鸣
指导老师:王淦生
 
教师点评:
  这是一则带有江南文化特色的赏心悦目而又富有深意的小故事。小镇上的人们一边享受着亦欢清新优雅的唱腔,一边却给了她一个“不务正业,不求上进”的评语,而当亦欢这朵乡野小花离乡背井在省城绽放,人们才体会到曾经拥有的幸福——惜乎晚矣!珍惜身边的美好,珍视惯常的幸福——这是这篇小文给读者的深刻启示。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