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之我见
2017-07-17 11:26:37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高二(9)班 吴浩哲
 
  曾经玩过一部游戏,主角是独立战争时期身怀绝技的印第安刺客,他为了让自己的族人和殖民地的百姓不再被英国剥削,冒着枪林弹雨帮华盛顿打赢邦克山之战,刺杀了英军将领、投敌的大陆军官。但最终他的部落只是免于屠杀,奴隶依然存,苛税丝毫未变。正如投敌军官死前对他说的一样:“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我们不一样,我才没那么多‘枷锁’,我一手拿钱,一手抓女人,而你,不过是个‘追蝴蝶的人’罢了,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你追的是只看不见、摸不着的蝴蝶。”
  把目光从美利坚移回中国 。我们历史上从不缺这样的人。远到“杀身以成仁”的孔子,“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孟子;近到戊戌维新的七君子,“能成世界能成我”的孙文,使“万里山川皆雨泣”的蔡锷,枣宜会战的张自忠……这样“追蝴蝶的人”实在太多。孔子知道最好的归宿是“乘桴浮于海”,孟子也知道“春秋无义战”,中山先生明白“革命尚未成功”,蔡将军也只能太息疮痍满目,但因为心中的执念,他们不会后悔。执念让他们成为他们。
  游戏中另一位英军将领对刺客的评价:“你挥剑像个男人,说话却像个孩子。”无疑,若说执念是块方正的巨石,随着时间推移,很多人的棱角会被磨光,磨平,磨圆,乃至化为土灰。他们会说“执念啊,真是幼稚!”一旦没了执念,可能会没有束缚,却会让人失去在黑暗中前行的微光,让人迷失,终将一事无成,甚至连自己也做不成。恐怕又有人要提陶渊明了,但你是否知道他是因东晋门阀之黑暗而挂印罢官,归去来兮?你是否知道他在恒玄、刘裕两能臣相继掌权时两度出仕?你是否知道他在刘裕代晋后拒绝用宋的年号,甘为一遗民?这应该是范冲淹笔下的古仁人吧。处境会变,执念却不。
  执念,才不幼稚,要有多大的大仁大勇,才能保有这两个字!可以旷达物外,可以轰轰烈烈,但心中不变的是他们的执念,始终不会为外物所动,任尔东西南北风!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到底执念能为何?吾当以孙大总统挽联以蔽之,曰“能成世界能成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大可成世界,小可成自我。有了执念,才不会浑浑噩噩,随波逐流,我才是我。愿此心向阳,暮气不张,是为执念,是为我见。
  愿我们都能做一个“追蝴蝶的人”。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