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远行
2017-07-17 11:24:0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北京八十中学高二(7)班 蔡冰冰
 
  毕淑敏在书中写道:“人的知识永远是不完备的。他无法知道一个地区或是一个时代,是否就是空间和时间的全部。在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所不同的只是栖息的这口井的直径大小而已。每个人也都是可怜的夏虫,不可语冰。于是,我们天生需要旅行。生为夏虫是我们的宿命,但不是我们的过错。在夏虫短暂的生涯中,我们可以和命运做一个商量。尽可能地把这口井掘得口径大一些,把时间和地理的尺度拉得伸展一些。就算终于不可能看到冰,夏虫也力所能及地面对无瑕的水和渐渐刺骨的秋风,想象一下冰的透明清澈与痛彻心扉的寒冻。 ”
  当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我的心微微一颤,觉得这句话好极了,叫我沉默。
  旅行能带给我什么?开阔视野,通晓古今……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让我看到自己的渺小,从而让自己更加豁达,拥有更加宽广的胸襟。
  能让我拥有这次机会去增长见识的人,是我的父母。前一阵子流行过一段话,“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正在我品味之余,猛然看到约翰·亚当斯的名言:“我必须研究政治和战争,因此我的儿子们能够学习数学和哲学。我的儿子们应该学习数学、哲学、商业和农业,使得他们的孩子可以学习绘画、诗歌、音乐和雕塑。”下面的评论更加引人深思:父母还在苟且,而做子女的,已经开始能够见到,并在乎起诗和远方。
  对此,有人认为,这是儿辈的“炫耀”?
  不,或许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会说……这是所有上一辈的人,在历经了辛苦苟且后的骄傲。所以,也许当远在异国他乡的我给父母发来一张具有浓厚异域风情的相片时,他们心中,除了担心之余或许还有一丝骄傲。而我,除了感激,不知用什么来报答。他们说,只要你照顾好自己,玩得开心,就足够了。
  我想,等我长大了,也一定要让他们像现在的我一样去寻找那些曾出现在梦中的世界。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