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爸爸
2013-07-02 10:40:59     人参与 0评论

文:杨鹏

    “爸爸,我想去郊游。”

    “郊游?要是摔了怎么办?要是迷路了怎么办?要是碰见了坏人怎么办?不行不行,还是不要去的好。”

    ……

    我的生化学家爸爸一边埋头做实验,一边斩钉截铁地回绝了我。或许因为他太专注于工作了,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又当爹又当妈的他,从小对我很严厉。我的所有行动,都必须服从于他的命令。

    我嘟着嘴向钢琴房走去,这时,我听见身后传来爸爸的惨叫声:“啊——”

    我回过头,发现爸爸不见了,实验桌上,有一个烧瓶被碰倒了,粘稠的液体正往外淌。

    “爸爸,你在哪里?”我大声问道。

    “我在这,”我的脚下,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我低头一看,天哪,爸爸变成了一个火柴棍那么高的小人儿,他接着说,“我不小心把微缩药水倒在身上了,不过三天后会自动恢复的。”

    爸爸变小了,他平时的起居用品,自然就不能用了。我从客厅的酒柜里取了个酒杯,给他当浴缸;我从厨房里取了个火柴盒,给他当床;我从衣柜里取了个手帕,给他当床单……

  当我将爸爸的所有起居用品装到托盘里端出来时,我看见我家的小猫花花正追着什么东西到处乱跑。是老鼠吗?我们家怎么会有老鼠呢?我再定睛一看,天哪,是爸爸!他正开着我小时候玩的玩具摩托车,四处遁逃。

  “爸爸,你没事吧?”我将花花一把抱起,担心地问爸爸。

  “我没事儿,”爸爸气喘吁吁地说,“看来,屋子里很不安全……要不,这几天我就在抽屉里吧。那里应该没什么危险。”

  随后,我就把写字台的一个抽屉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将爸爸的起居用品放了进去。爸爸住进了抽屉里,为了不使抽屉太闷,我还特地没把抽屉关严,留了一条小缝。

  第二天早晨,我用打了一酒杯温水,打开抽屉,对爸爸说:“爸爸,洗澡水准备好了。”

  “还是不要洗了吧,”爸爸摇摇头说,“昨天晚上我洗澡时差点被淹死在酒杯里了。”

  第三天早晨,当我再次打开抽屉,要把早餐送给他时,发现抽屉里没有人。就在我担心着爸爸是不是被花花叼走了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阿娅——”

  我回过头,惊喜地看见,爸爸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阿娅,你和同学去郊游吧!”爸爸微笑着说。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内疚。

  “真的吗?爸爸,你答应了!”我高兴得差点要蹦起来,然后,我又问道,“可是,为什么你会答应我呢?”

“这几天抽屉里的生活快把我憋坏了!我终于对你平时的生活感同身受了。我不该把你关在笼子一样的家中,不该剥夺你的自由……孩子,去吧,到大自然中去吧。让你的青春像鸟儿一样在蓝天里自由地飞翔吧!

摘自《小学生导刊(中年级)》

小桥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