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想拥抱你
2016-12-20 14:46:00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1评论

 文:刘蝶   广东省汕头市丰华学校

指导老师:谢春杨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出现这么一个伙伴吧?他不一定是最好的,不一定是最懂你的,也许在别人看来还很糟糕,可是在你眼中,他却是最珍贵的,是独一无二的。

对我来说,阿熙就是这么一个存在。

阿熙其实是一只萨摩耶犬,满身柔软的白毛,眼睛黑得纯粹,你随时可以在它眼中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阿熙最爱撒娇,总喜欢把脑袋往人怀里钻,摇头摆尾地非要你摸摸它。

阿熙—每当我这么唤它,它都会开心地摇摇尾巴,一下扑到我怀里,伸出舌头不断地舔我的脸,直到我脸上沾满了它的口水,才肯罢休。无论我怎么跟它强调这样不好,很脏,它也从来不听,下次继续舔。

没有教过阿熙任何东西,它却自己学会了许多,比如挑食。阿熙吃狗粮只吃最好的那个牌子,爱啃苹果,可一定要削好了皮它才肯吃,最讨厌吃胡萝卜。

有一次我把胡萝卜切成条和狗粮混在一起给它吃。它先是上前嗅了嗅,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条斯理、一丝不苟地把盘子里的每一根胡萝卜都挑了出来。我大喝一声:“阿熙,不许挑食!”阿熙浑身一震,小心翼翼地看向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然而当它发现这并不起作用时,无奈地垂下头,乖乖地把胡萝卜吃进嘴里,继而眼睛一亮,兴奋地又叼了几根萝卜埋在胳膊里吃,嚼得津津有味,仿佛刚刚发现胡萝卜的美味。我满意地摸摸它的脑袋,站在一旁看它把胡萝卜吃完。忽然,我瞥见它的一只胳膊底下露出了一小块胡萝卜。顿时我什么都明白了,敢情它根本没吃,而是全藏在胳膊底下了!

我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了。因为阿熙知道我发现了,正以一种“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的委屈表情看着我。

虽然阿熙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爱撒娇、会卖萌,还会耍点儿“小心机”。可我就是爱这样的阿熙,让人又爱又气的、我最亲爱的阿熙。

有一次我生病了,一个人难受地躺在床上,浑浑噩噩,无力起身。阿熙一直守在我床边,陪着我从白天躺到黑夜,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生怕我出什么事。它担忧地看着我,喉咙里发出类似小孩子呜咽的声音。我知道,它是在为我哭泣。

阿熙,不要哭。我没事⋯⋯
而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会失去阿熙,以那样一种惨烈的方式。
那天我照常骑着自行车在公园里转圈,阿熙跟在我后面开心地狂奔。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跟在后面的阿熙不见了,我慌张地呼唤:“阿熙!阿熙⋯⋯
然后我便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刹车声,极其刺耳,我本能地捂住了耳朵。

我看到了阿熙,它被一辆急刹的汽车撞得飞起,“砰”的一声落地,溢出的鲜血在公路上显得那样刺眼。

那一刻,我的心脏猛然收缩到不能跳动,我想冲过去用力抱住阿熙,一遍遍叫它的名字,可是脚似有千斤重,喉咙发不出一点儿声音,眼前早已一片模糊。

真希望一切只是个噩梦。

阿熙,我不会哭,所以你也不要哭。就算以后我再也不能看你撒娇,再也不能帮你削好苹果,再也不能骑着自行车带你肆意奔跑,你也不要难过。

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再挑食了。如果可以,下次见面,我会用积攒了好久好久的温暖,用力拥抱你。这一次,我允许你舔我的脸颊,就算我的脸沾满口水也没关系。

我多想拥抱你,可惜时光山南水北,可惜你我阴阳两隔。

阿熙,我很想你。


《中国少年文摘》主编恩明老师点评:

这是一篇饱含深情的作文,从点点滴滴的回忆中看出小作者对阿熙的爱已经超过了对普通宠物的喜爱,而是把阿熙当作朋友或兄弟一样相处。语言虽然平实,但却能让读者仿佛看到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狗,一个调皮又忠诚的好朋友。结尾并没有刻意渲染,却让人唏嘘悲伤,又感觉很温暖。可见小作者是在用心爱,用心写。


小作者访谈:

小欠姐姐:你为什么给狗狗起名叫“阿熙”呢?

刘蝶:其实现实中,阿熙是我最好朋友的狗狗,文中描写的都是发生在他们之间的故事。不过我也很爱阿熙,我们两个人一只狗经常在一起玩。“熙”字的本意是光明,我和朋友都认为狗狗是一种温暖的存在。

 

小欠姐姐:前面一直都是以第三人称写“阿熙”,结尾处却改成了第二人称,为什么这样设计呢?

刘蝶:这篇小文虽然是为了纪念阿熙而写的,但是结尾的那些话却都是我真正想对它说的,表达了我对它的思念与祝福。以第二人称直述的话,感情的表达会更加直接、深刻。

 

小欠姐姐:很想念阿熙的时候会做什么呢?

刘蝶:平时我很喜欢写东西,我觉得写下文字的过程能帮助我宣泄情绪。所以现在如果想念阿熙的话,我就拿起笔开始写,也许是写阿熙,也许是写其他狗狗。狗狗的一生都用来陪伴主人了,我希望看到这篇作文的同学都能对它们多一些关爱。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