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昔日的“严师”
2014-10-30 09:17:01     人参与 0评论

 

 当我翻开七年级的课本,当我看到最后几课要求背诵的古诗文时,我笑了,微笑中我忆起了昔日的“严师”。
她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戴着一副白边的小眼镜,一张樱桃红的小嘴儿,两个脸蛋泛着嫩红。任何人一想,都会认为她是一位亭亭玉立的淑女,然而你错了,在她那美丽“面纱”的背后,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但也正是她这种女汉子的性格,才让我把一些古诗文倒背如流。
记得从六年级下半学期开始,她便成了我的语文组长,原以为自己碰了个好运气(美女嘛!应该会手下留情些),可是她查我比查其他同学却严得多!
其他同学背课文时,只要背得比较流利,出错不多于三处就可以了,可是轮到我,不仅不能出错,而且只要我背时停留时间过长,或是打一个磕巴,就会被要求重新背诵。其他同学可以挑选背诵时,她要求我全部都背。一开始,我按照一般人要求的背,可到最后她给老师报告背诵情况时,已经背过的人名单上却没有我的名字。其实当时我多少也明白她这是对我好,所以也就没有告诉老师,当然也没有找过她评理。
如此这般,短时间内还可以接受,可两个月下来(因为老师当时给我们选了很多小学生必备古诗文),未免有些吃不消。终于有一次,我的“小宇宙”爆发了!我愤怒地质问她为什么要让我享受这“特殊待遇”?她微微一笑对我说:“因为你是特殊人群,特殊人群自然要特殊对待啦!”的确,我是“特殊人群”,因为我有着一位格外严厉的“老师”,因为我有一位真心为我好的同学。
付出总会有收获,每次考试中的古诗文填空题,我都很少错。同桌问我怎么做到的,我微微一笑:“因为我有一位‘严师’一直在盯着我。”
七年级第一次背诵《木兰诗》时,很多人也问我怎么背过的,有什么好方法?我还是微微一笑,这回我什么也没说,但脑海里却浮现出她纠正我“溅溅”读音时的场景。毕业分别已经四个月了,多渴望再次听到她严厉的对我说一句:“重背!”
当我翻开七年级的课本,当我看到最后几课要求背诵的古诗文时,我笑了,微笑中我仿佛看到了我的“严师”,我看着她在笑,她看着我也在笑……
 
河北保定三中分校
学生记者:路畅
(责任编辑:于辰)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