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哈尼花开
2013-04-26 13:37:19     人参与 0评论

 

哈尼花开1.JPG

照片中间的同学为本文主人公

哈尼花开2.JPG

不要自卑,你不比别人差;不要骄傲,别人不比你差。——题记
在云南玉溪第三中学的校园内,有一位活跃于学校舞台的舞者。她是一个有些平常的女生,喜欢唱歌跳舞、蹦蹦跳跳;也是个有些不同寻常的女生:一位学习成绩优异的哈尼少女。她便是高201412班的高涵。
热爱舞蹈的她——D舞社爵士队长
在入校两年内各类晚会活动的舞台上,总有着高涵摇曳的身影。她曼妙的舞姿令许多人叹为观止。在舞台下的日常校园生活中,放学后游泳馆前的空地上经常有音乐回响,跟着音乐起舞的是校舞蹈社团——D舞社。有时高涵会停下来指出社员舞蹈的不足,有时她也会和社员一起讨论新动作。甩臂、起身、摇晃……一个个简单的动作力感十足,交织成动人心魄的舞蹈。微笑、挑眉、耸肩,微小的细节凝合为令舞蹈更具韵味。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无可挑剔。在舞蹈之路上,她曾险些放弃。那是一次晚会前的练习,她不慎扭伤了脚,刺骨的疼痛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同伴扶她来到了医务室,医生检查后让她最好休息一段时间。上药时,疼痛令高涵想到了放弃。但看到同伴们关切的眼神,她觉得温暖了许多。晚会开始前,大家因为高涵的受伤伤透了脑筋。看着焦急的同伴,高涵决定硬撑一次。舞台上,她尽全力去做好平日那些看似简单的动作。虽然有些一瘸一拐,但她坚持到了结束。海潮般的掌声随之爆发,仿佛带着对她的肯定和鼓励。而那一次的掌声,成了高涵摇曳至今的理由。她用舞姿诠释青春,在晚霞的映衬下,好似一幅考究的风景画。
钟情生活的她——重组家庭女儿
在看到高涵灿烂的笑颜时,或许很少有人会猜到她生活在一个重组家庭中。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了。在后来七八年的时间内她和妈妈相依为命。和所有经历了青春期的少女一样,高涵也曾叛逆,也曾和母亲吵闹。提起母亲,高涵的眼神中有些复杂的光芒。记得那一天,高涵因学习原因心情比较失落,她和母亲商量希望能走读,住在城里的亲戚家中。母亲担心女儿的安全,始终没有同意女儿的请求。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内向的高涵感觉多日来积攒的委屈一齐爆发,伏在床上抽泣,哽咽着抱怨母亲不理解自己。母亲渐渐也走向了崩溃的边缘,也坐在床边抽泣。见到母亲也哭了,高涵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便将纸巾递给母亲,保证不再想走读。很快母女二人就和好了。现在,母女有事会一起聊天八卦,有时会一起看星座书或浏览关于生肖的日志。母亲说,如果她们是一个年龄段的人,那么她们一定会是很好的姐妹。或许有时还会有些不和,但母女双方都能很快各退一步而和好。她或许曾经年少轻狂,却也因此有了别样的收获;她也许还有些个性突出,却奠定了多彩生活的基石。
执著奋斗的她——高考路上的信仰者
曾经,高涵是学校提高班的一份子,然而在高二开学时,她却调出了提高班。提到这件事时,她说:“在高一刚入学的时候,我看到自己在提高班的名单中。一开始我感到很开心,毕竟来到了提高班。可是后来因为没用心学习,只知道和舍友谈论娱乐和满足于校务的成就中,我的成绩每况愈下。在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我便知道自己不可能留在提高班了。起初真的很难过,我哭了好久。可是后来我放松了一个月,然后收心努力学习。来到新的班级后,我努力使自己处于奋斗状态,于是有了现在的我。”现在的高涵,在同学和朋友的眼中,她有一些双面性:能很静也能很“疯”,对于时间的把握能力很强;在老师和母亲的眼中,她乖巧好学,认真踏实,思维敏捷,考虑问题周到有条理。最后,她说了现在自己努力的信仰:“只要努力过,结果好坏便不再是那么重要。而奋斗过了,也就不会有什么坏的结果。”或许对高涵来说,这也算是一种顿悟,一种蜕变。
我们看见,一朵哈尼之花,正在云岭高原静静地开放。
 
云南玉溪三中
本报小记者:邓东亮 李亚男 沈秋玲/
                        谢雨桐/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