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给你讲个鬼故事
2020-11-30 09:37:32    
2020年11月25日  天气:晴
 
1.jpg
 
  短暂的晴朗后,又是几天阴雨。天色晦暗,白天也要开灯,所以从早晨开始我就感觉在上晚自习,好像一天马上就要结束了。同学们的雨具都堆在教室后面,教室里潮乎乎的。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睡觉啦。”我打着哈欠趴在桌子上,“窗帘一拉就是夜晚。”
 
  “不对!”荔枝说,“阴冷的冬天,昏暗的天光,阴森的氛围,最适合讲鬼故事了。”
 
  “我可不要听!”柚柚赶紧捂住耳朵。
 
  我倒是来了兴致。我向来胆子大、爱冒险,对神鬼之类的东西很好奇。阴历十月一日“寒衣节”的晚上很多人烧纸,大人不让小孩出门,我上初中时专挑那天吓唬同学,晚自习串通几个朋友偷偷把灯全关掉,教室里一片漆黑和尖叫。
 
  “讲吧,”小哲从前排扭过来说,“反正课间操取消了,有二十多分钟。我正打瞌睡呢,赶紧用鬼故事把我吓醒。
 
  荔枝让我们凑近些,压低声音,鬼兮兮地说:“昨天自习课,教室静得连眨眼的声音都能听到,我正在桌子下面偷玩手机,忽然!”她猛地抬高音量把我们吓了一跳,“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把我的手机拽走了!”
 
  我很不屑:“不就是班主任嘛。”
 
  “她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的?居然一点儿声音都没!鬼啊!”
 
  小哲说:“没劲!你讲不出鬼故事,至少讲个灵异事件吧。”
 
  荔枝想了想:“夜深人静之时,屋顶总有弹珠掉落的声音。可我家住顶层……这两年住校,也是如此。有一次室友失眠,一晚上听到好几次弹珠声,还有拖椅子的声音,吵得睡不着,忍无可忍。第二天她找楼上寝室的同学询问,人家说那个时间她们早睡了,连打呼噜的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挪椅子、玩弹珠了。”
 
  还真是!我也常听见那样的声音!
 
  小哲咳嗽了两下,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失望:“这个嘛,是墙体构造材料的问题,主要是多孔板。你家和学校宿舍都是十几年前的老房子吧?多孔板与混凝土结合处迸裂,会发出声音;多孔板内部掉出的小石块在孔槽里弹跳,也会发出声音。还有,墙体里如果埋有水管和排污管,水管内气泡破裂的声音也跟弹珠掉落的声音相似……”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一直以为我家楼上的小孩爱玩弹珠,这么多年都没玩腻。
 
  “刚才只是热身。我接下来讲的真的很恐怖哦!”荔枝说,“我们女生宿舍的卫生间,靠窗的位置绑着一根长长的绳子。每到深夜……”她把声音压低拉长,晃晃悠悠地说,“绳子上都会出现一排人头,还是长头发的。”
 
  “啊?”我顿时头皮发麻。
 
  “起初以为是传闻。有一次我室友半夜起夜,到卫生间门口睡眼朦胧地望了一眼,吓得没敢进去。从此我们深夜再也不敢上厕所了。”
 
  我们沉默了半晌,柚柚可怜的小脸都吓白了。
 
  “这个,你能解释吗?”我问小哲。
 
  “我又进不了女生宿舍,怎么调查!”小哲抱起胳膊不满地说,“肯定另有隐情。”
 
  “哈哈哈哈,看把你们吓得!”荔枝笑够了才解释道,“我跟宿管阿姨反映了一下,她特意深夜跑去看——你们猜怎么着?哈哈哈哈,原来绳子上挂了几根拖把!是搞卫生的阿姨晾在那儿的。拖把头朝上,乍一看好像长发的人头!”
 
  “呃……”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但是真的挺刺激。
 
  柚柚松了口气,小哲一脸无奈。“真佩服你们的眼神和想象力。”
 
  我想了想,忽然说:“你们说,世界上真的有鬼怪、灵魂这类无法捕捉和证实的事物吗?我知道这个问题很傻,应该相信科学,世界是由物质构成的,没有鬼。但是……目前还有一些科学尚不能解释的东西。我不是神秘主义者,我只是对未知的事物保持敬畏。”
 
  “不知道,”荔枝说,“应该没有。假如有呢?人们总觉得鬼是可怕的,但也许,它们其实是可爱的;我们怕鬼,鬼说不定也怕我们。”
 
  “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哲一脸严肃地打断。
 
  我们都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荔枝讲的鬼故事里都没有鬼——这能叫鬼故事吗?”
 
  荔枝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什么时候老婆饼里有老婆了,我的鬼故事里就有鬼了!”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