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后会有期!
2020-11-18 09:21:54    《儿童文学》
吴新星
 
1.jpg
 
  唐诗的脑洞我来补
 
塞下曲
 
月黑雁飞高,
 
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
 
大雪满弓刀。
 
  写作真好玩

  提起写作就头疼?没有灵感很苦恼?看到作文辅导书就心烦?快来挑战写作通关游戏吧!让你的脑洞来一次大爆炸!在这里,不背字词句段,不讲章法技巧,写作不走寻常路,作文杜绝程式化。你会发现:唐诗很有趣,写作真好玩!

  本栏目围绕一首主打诗,尽情开脑洞,创作一个逻辑合理的故事。

  快来看看作家吴新星是怎样填这首《塞下曲》的脑洞的吧!
 
马说
 
吴新星
 
  我是一匹白马,当我跑动的时候,人们只听得到蹄声“嘚嘚”,像有力的鼓点。他们看不到我的真实面目,因为我跑起来风驰电掣,只留下一道雪白的幻影。我喜欢跑在风中,任马鬃飞扬。
 
  我本生长在草原,后被进贡至朝廷,赐名“皎雪骢”。文臣们纷纷作诗,把我和乌骓、赤兔之类名马相提并论。
 
  我鼻孔里轻轻哼一声。跟它们比,自然是我的荣幸。只是,乌骓、赤兔跟随的主人,是赫赫有名的英雄。而我,被供养在皇家马厩。看着养尊处优,好不快活,可谁知我心里所忧?
 
  直到有一天,塞北进犯,有个将军奇兵制胜。皇帝一高兴,把我连同紫玉鞭一起,封赏给了那个将军。那将军面容沉毅,双目炯然,黑亮如星;他的嘴巴紧紧地抿着,似乎永远在担忧着什么。从此,我就跟着将军出生入死,驰骋沙场。
 
  边关外族频频滋事,将军便在边关镇守了下来。将军军事繁冗,可是再怎么忙,他每晚都要叮嘱马卒为我备足食料,铺暖马厩。有时候,他会在我旁边静静地站着,一只手缓缓抚摸着我的额头、我的面颊。有时候会惹得我连打两个响鼻,将军便像个大孩子一样,呵呵地笑了。我难得见到将军开怀而笑的时候。是呀,将军总是有这么多事要操心。
 
  这天晚上,除了巡守的士兵,其他将士都早已安歇,唯有将军的窗前还晕出朦胧的光亮。我知道,将军此刻夜不能寐……
 
  我注视着将军窗前那团黯黄,直到不知不觉合上了眼睑。半夜时分,我被一阵嘈杂声惊醒。看看天色,犹是黑魆魆的。夜里的风吹得帐前的旗帜猎猎翻卷。我正疑惑着,一个马卒早已把我牵到将军面前。只见将军一身戎装:头戴吹反兜鍪,身穿锦袍扎甲,手执红缨枪,腰悬挂箭袋。一路轻骑亦早已列队。将军用略带沙哑但浑厚有力的声音下了命令,队伍立刻就出发了。
 
  我载着将军,疾驰在黑夜。蹄声惊起宿雁。我勇往向前,一无所惧。黑暗中,有将军的兵器寒光凛冽,像月亮的光芒,为我指路。
 
  前面隐隐有马蹄声。将军一挥手:“快!给我追!”我便更加攒足力气,拼命向前。
 
  “大将军!”突有人声传来。这声音我记得,是一个年轻的单于。他已同将军在阵前厮战数回。
 
  将军勒着我站住了,一面警惕地用目光环顾着,一面说道:“说话的,有本事出来一决胜负!”
 
  “大将军!今日我时运乖蹇,刚才摔折了手,等我伤势痊愈,再和将军一决高下!”
 
  “哈哈哈……”将军笑起来,“怕是你不敢了,寻此借口?”
 
  那单于的声音变得恼怒起来:“大将军,如果您同这样的一个敌手较量,您不觉得有辱于您吗?”
 
  将军一怔。
 
  “将军,我自恃还算得上光明磊落——本来,今晚将军您的首级早就在我手里了。我见您深夜还在灯下研读兵书,听您一番自语,敬您堂堂正正,一片丹心,这才率兵撤退。”
 
  将军一勒缰绳,像在沉思。
 
  “大将军,告辞!后会有期!”
 
  马蹄声渐渐远去。
 
  “将军——”有个将士急了。
 
  将军一抬手,不发一言。久久,才把手放下。不知什么时候下雪了,雪漫天卷地,地上很快积了一层。雪的微光中,我看到将士们的弓箭上也是厚白的一层;单于一行远去的行迹,也被大雪覆上了……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