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信跳跳糖,甜到太平洋
2020-11-16 10:58:23    
  锯子君
 
  我上中学那会儿,信札是校园生活中一道明亮的光芒。一旦谁收到一封信,别的同学都会好奇这封信从哪里寄来,又纷纷猜测对方是谁,与收信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有一位女同学,因为中考成绩不够理想,毕业后上了一所中专。因为一直和我关系要好,所以她会不时写信过来,跟我聊起她的校园生活。
  
  她喜欢使用花花绿绿的弥散着花香的信纸,字也写得清秀舒朗,特别是她开篇的第一句话,每次都相同:「展信跳跳糖,甜到太平洋。」‍‍‍就是这句很平常的话,常让我激动不已,开心到几乎忘记信里的具体内容。
  
  第一封信中,她用有些失落的笔触,写对中专生活不够满意,羡慕我能读高中,至少,未来会更有希望。
  
  其实我那会儿学习压力挺大,内向的性格又导致和其他同学关系紧张,所以我在回信中坦承:生活与想象往往有很大差距,我也有不少烦恼。到最后还很颓废地引用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到下一次,她回信给我的时候,明显地换了一种心态。她说,现在她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还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实习团,准备多磨砺,让经历更丰富一些。到最后,还不忘追加一句:心若向阳,无畏悲伤!
  
  我为她的转变欣喜,闲暇时又多读了几遍她的信,那字里行间蕴藏的乐观竟像阳光一样温暖了我的心。当我回过头审视我的高中生活,才发现之前是我的心态不够积极阳光,以至于把许多事情没有处理好。
  
  后来,我们的信件依然往来频繁,信中独属于青春的那份热情与阳光始终不曾改变——大概我们真的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一些积极的转变。
  
  再后来,我从别的同学口中得知了这位女同学的一些经历。其实,她的学业进展得不太顺利,中途甚至还休学了一年去饭店打工,后来才又复学,可谓艰难曲折。只是她没跟任何人讲,包括我。
  
  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她在回信里一点儿也不遮掩:如你早前所说,生活已经比较难了,我不能再让这些事影响你做个闪闪发光的人啊!何况我发现,积极乐观的心态可以让生活美好一点,再美好一点。
  
  真庆幸,在我和她青春正盛的那几年,那些信札承载着真心的文字,不断鼓励着我们从灰色情绪里走出来,用乐观的心态面对一切。
  
  我告诉弟弟,青春里的信札,可以写给能交心的同学,用积极阳光的心态去写。这样,收信者或许就会「展信跳跳糖,甜到太平洋」‍‍‍。
 
1.jpg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从前慢》
 
2.jpg
  
  做梦都想不到我会把信写在五线谱上吧。五线谱是偶然得来的,你也是偶然得来的。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3.jpg
  
  勤字功夫,第一贵早起,第二贵有恒;凡将相无种,圣贤豪杰无种,只要人肯立志,都可以做得到的。——《曾国藩家书》
 
4.jpg
  
  慢慢的,你会养成另外一种心情对付过去的事:就是能够想到而不再惊心动魄,能够从客观的立场分析前因后果,做将来的借鉴,以免重蹈覆辙。一个人惟有敢于正视现实,正视错误,用理智分析,彻底感悟,才不至于被回忆侵蚀。我相信你逐渐会学会这一套,越来越坚强的。——《傅雷家书》
 
5.jpg
  
  这里没有一件事不能被我们去理解、领会、经验,以及在回忆的余韵中亲切地认识;没有一种体验是过于渺小的,就是很小的事件的开展都像是一个大的命运,并且这运命本身像是一块奇异的广大的织物,每条线都被一只无限温柔的手引来,排在另一条线的旁边,千百条互相持衡。——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
 
6.jpg
  
  我实在找不到事,下学期只有仍在这里,一星期教二十八课,再准备一套被窝让它霉,准备三颗牙齿拔,几年寿命短吧。我大概真是个怯弱的人。您等着我向你发孩子气的牢骚!——汪曾祺致沈从文
 
7.jpg
  
  我已经画了三幅以上的大油画。画的是不安的天空下大片延伸的麦田。我不需要故意表达凄凉与极端孤独的心情。我希望你能够马上看到这些画。我认为这些画能够把我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告诉给你。把我在乡下见到的生机勃勃的景象告诉给你。——梵高《亲爱的提奥》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