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有一种会唱歌的马
2020-11-16 10:20:38    《儿童文学》
顾抒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杻阳之山。其阳多赤金。其阴多白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山海经》
  
  这一天狂风大作,黄叶飞舞,庭院中尽是秋意。
  
  小白闭门不出,正在屋子里焚香读书。没过半炷香功夫,只听有人将那单薄的木门拍得“噼里啪啦”直响,也如疾风骤雨一般。
  
  他叹了口气,走到外面拉开门。
  
  “怎么啦?”
  
  果然,门外站着琳琅公主,不远处,采苓正捧着一件丝绵的袍子追赶而来。
  
  “父王这几日脾气古怪,连我也不乐意见了。”
  
  “大王夙兴夜寐,想来是有公务要处理。”小白连忙安抚道。
  
  “我可以进来说话吗?”琳琅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自然——”
  
  这时,采苓终于赶到琳琅身边,给她披上了袍子。
  
  “公主啊,大王不是嘱咐过你没事不要打扰小白公子吗?你看看,天气这么凉,厚衣也没加就跑了出来,还光着脚……”
  
  “采苓,你近来愈发唠叨,竟像个老婆子了。”
  
  琳琅公主径直走进屋里,靠着小白读书的案几坐了,随即嚷道,
  
  “小白,你必须去帮我捡回玄龟的龟甲!”
  
  “什么?”小白吃了一惊。
  
  “我知道父王为什么事情心烦——近来大臣议论纷纷,总是说他听信谗言。事实上,他却对我说过,他为耳疾所苦已有半月了,上朝时别说分清好坏了,连他们的话都听不清楚。”公主手扶案几,坐直了身体。
  
  这件事情,小白虽不关心朝政,亦有所耳闻。
  
  “可是,大王为什么不对大臣们直言相告呢?”
  
  “他那人——”公主欲言又止,“哎呀,反正你别管那么多,只要去帮我捡来玄龟的龟甲就行了。”
  
  小白立刻明白了,大王素来刚愎自用,绝不肯当众示弱,自然不愿向大臣们说明实情。
  
  可是,他在古籍里读过,传说玄龟生长在杻阳之山、宪翼之水的河底,世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种生物……
  
  “好吧,那我去找找看,但你不要抱太多希望。”小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小白既答应了琳琅公主,也只得上山去求助于非鱼。
  
  非鱼正在和绿衣下棋,听了小白的请求,遂同意陪他去杻阳山寻找龟甲。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
  
  “什么呢?”
  
  “等到了杻阳之山再说吧,”非鱼微微一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完,他随意向棋盘里掷了一子。
  
  “主人又赢了?”绿衣愁眉苦脸地说,“绿衣不玩了。”
  
  “你不是不能赢我,而是不敢赢我。和你下棋乏味得很。”非鱼说,“小白陪我下吧,他就不像你们俩那么怕我。”
  
  “小白公子不是凡人,自然不怕您。”绿衣连忙让出位子,乐得轻松。
  
  “胡说,小白怎么不是凡人?他是再平常也不过的一个孩子。”非鱼叱道,“只是没有你们两个那么多心机。”
  
  小白陪非鱼弈棋,果然各有输赢。几句之后,非鱼舒展身体,终于说了句:“出发吧。”
  
  于是他们俩出了庭院,乘坐树叶舟顺水而下,往南也不知行了多少里,终于望见了连绵起伏的青山。两岸不时传来猿猴的啼声,宛如婴儿的哭泣。
  
  “看,那是猨翼之山,山中怪兽很多。水里还有红白相间的怪鱼,鼻子上长着刺,重的有一百多斤。过了这座山,再行三百多里,就到了。”
  
  “非鱼师兄,你到底要我帮什么忙呢?”小白趁机问道。
  
  “你把这个收好,到我喊你的时候,拿出来就行了。”非鱼递给他一根纤细的丝络,上面绣着美丽的花纹。
  
  这是什么呢?小白摩挲着手里的丝络,心里充满了疑问。
  
  舟停了。
  
  他们顺利地进了山,只见此山一侧金光灿灿,另一侧银光闪闪。
  
  “这个地方,千万不能带绿衣来啊。”非鱼笑道。
  
  小白正想回答,远处却飘来了一阵歌声。那歌子凄楚动人,似有若无,却又不似人间的曲子……
  
  “谁在唱歌?”
  
  “哦,那就是它了。”非鱼说,“我就是想请你帮忙,将它带回我的宅院。”
  
  “啊?”小白目瞪口呆。
  
  行了片刻,非鱼一拉小白衣袖,两人急忙躲在一块大石后面。
  
  歌声又起,小白悄悄探头看时,只见那神兽果如古书中所记,形状如马,披着银白的毛发,神态飘逸。它身上的斑纹金黄与黑色相间,如老虎一样,尾巴则是赤红色,仿佛在燃烧一般。
  
  它的歌谣悠远而苍凉,小白不禁浑然忘了此行的目的。
  
  正在心神俱醉之时,却被非鱼用力推了一下。
  
  他猛然警醒,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神兽的面前。它的歌声停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小白。
  
  “快,放出丝络!”非鱼喝道。
  
  小白立刻撒出丝络,套住了它的脖子!
  
  说来也奇怪,它竟丝毫也没有挣扎,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只是呆呆地站着。
  
  “好了,你牵着它走吧。”非鱼拍了拍手。
  
  树叶舟在水上漂流,神兽又唱起歌来,它那银白的鬃毛在风中飘动,闪着丝绸般的光泽。
  
  非鱼静静地欣赏着,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眼看着船行千里,小白终于忍不住问道:“离开了杻阳之山,再到哪里去捡玄龟的龟甲呢?”
  
  “哦,用不着,”非鱼干脆躺了下来,以手枕头,“我的药箱里还存着几片呢,都给你好了。”
  
  “什么?”小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我们走这么远,就是为了把它带回你的宅院?”
  
  “对呀,不然呢?”
  
  “我还以为要潜入水底,和鸟首蛇尾的玄龟搏斗呢。”小白嘀咕道。
  
  “笨蛋,要是没有你,这件事就办不成。它很容易受到惊吓,他对人类没有戒心,对我就不一样了。”
  
  “难道你不是——”小白张大了嘴巴。
  
  “好啦,我就是想把它带回宅院,欣赏它的歌声,不行吗?”非鱼翻了个身,背对着小白。
  
  小白得了龟甲,送回王宫。公主高兴得什么似的,拿去为大王治疗耳疾。不过,大王却已向大臣们承认了自己生病了,也得到了他们的谅解。当然,公主献上龟甲,他感到十分安慰。
  
  小白再次去拜访非鱼的时候,却没有看见那神兽。
  
  他连忙向绿衣询问。
  
  “主人将它送回杻阳之山了。”绿衣答道。
  
  “非鱼师兄厌倦了它的歌谣吗?”
  
  “才不是呢,”绿衣惊奇地说,“您不知道吗,上次你们回来不久,杻阳之山就地震了,主人是爱惜它的生命,怕它消失于这个世界,才特意请您将它带回来的。”
  
  小白愣住了。
  
  “是小白来了吗,”这时回廊上传来非鱼的声音,“它不在了,这里无趣得很。请你吹一支曲子,大家一起欣赏吧。”
  
如果让你给这个神兽起个名字,你会取什么呢?
 
来留言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