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莲花
2020-11-03 09:11:43    《儿童文学》
文/贾为
  
  好朋友从江南寄来一叶莲。
  
  “快,到瓷盆里透口气,这么远的路,辛苦了。”
  
  我下定决心好好养它,买了要三个人才抬得动的大瓷盆,背来泥土,把土洗了沉淀过,才铺在盆里,盛上水。
  
  心形的叶片舒展开来,绿油油的。这份礼物,好喜欢。
  
  盛大的瓷盆放在窗下,阳光满满,我准备好了,让它开怀去长。想着,这叶上生叶、莲又生莲,过不了多久,就是一个葳葳蕤蕤的大家庭了吧。
  
  可没过几天,叶片发黑,死了。
  
  哎,辜负了朋友的心意。我怀疑是自己的过度热情害了它。
  
  几天前,又去花市,看到一叶莲,挪不动步子,卖花姑娘懂我心意似的,说:“本地的,好养。”
  
  哦?我那曾经的一叶莲,是想家啊。
  
  买回来放摆在书桌上,瓷盆底撒了几颗小石子,清水映着窗户漏进来的天光,清清亮亮,简简单单。
  
  第二天一早看它,叶片底部早就冒出来一枝花茎了。花苞越来越鼓,像小小的宫灯,透出光来,我满眼欣喜。
  
  读了会儿书,一扭头,花开了,向着我,大大方方。
  
  “嘿,你好。”我故作平静。
  
  一叶莲是荇菜的一种,当然就是“参差荇菜”的“荇菜”啊。你为我开花,我唱诗给你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眼前这浅浅的水,浩瀚成千千万万年的大河了。花只开一日,从盛放到衰落,从容无语,这期间,又有两束新芽从同一根须中相伴而生,另一片新叶,卷轴般的,准备打开心灵。
  
  我常常守看它。
  
  喝茶。
  
  读书。
  
  忘了它。
  
  再一看,又一朵莲开花了。五个洁白的小花瓣,颤抖着细小的绒毛,花瓣的基部是黄色的,我知道,是它的心里亮堂堂的。茎上顶着花,整体看来,如同飞天演奏的花边阮,闭上眼,心听得到妙音。
  
  一叶莲,只一捧水,就是它的天地。花苞如玉,花开如羽,虽脚下不能挪动方寸,却是鸟儿般拥有了开阔的天空。小小花,水少许,也有生命的大自在和舒展呢。
  
1.jpg
 
(封面尧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