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围
2020-10-26 09:42:23    《儿童文学》
1.jpg
文/周静
  
  天气渐暖,兔子围的艾蒿毛茸茸地钻出来了,新嫩嫩的绿色亮眼极了。
  
  渔民们从这儿经过,总要上岛扯上一把带回家。家里能干的阿婶或阿婆,把艾蒿洗干净了,切碎,揉出汁液,和面,放盐,撒糖,煎出一个个圆圆的、绿色的艾蒿饼子。
  
  一天,一个渔民打算上岸扯把艾蒿。他一弯腰,看到地上有一张小纸片,似乎写着什么。他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
  
  出售刚煎好的艾蒿饼子
  
  刚煎好的艾蒿饼子!渔民抽抽鼻子,觉得饿了。果然,从哪里飘来艾蒿饼子的香味儿。
  
  “怎么卖呀?”渔民大声问。
  
  艾蒿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张小纸片飞出来,上面写着:
  
  还没想好呢。
  
  渔民大笑,这是怎么做买卖的!
  
  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什么在敲他的草鞋。一低头,他看到脚边放着一个小碟子,碟子里装着小小的艾蒿饼子。
  
  渔民拿起尝了尝。嗯,表面煎得稍稍有点焦,正正好。艾蒿饼子就是要煎得稍稍有点焦才好吃哦,焦过头了,会苦,不煎焦呢,又少了那种焦香味。
  
  他吃了一碟又一碟,第三次端起碟子时,他看到碟子里没有了艾蒿饼子,而是放着一张纸片。纸片上写着:
  
  想好了,请给我们一点麦子吧。
  
  这个容易。
  
  “好,”渔民大声说,“明天带过来。”
  
  又一张纸片飞出来。
  
  谢谢。招待不周,请多多原谅。
  
  纸片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渔民们是一客气就要脸红的,这个渔民也不例外。他突然担心起自己吃煎饼的样子太粗鲁,红着脸,一边说着“很周到很周到”,一边逃也似的回了自己船上。
  
  那么好吃的艾蒿煎饼子,怎么说,明天也得带一袋麦子过来。他想。突然又想起那小小的饼子和小小的碟子,改变了主意:“我带一点点就好了吧。”鸭蛋湖旱地少,麦子珍贵呢。
  
  黄昏时,渔民坐在家里,和家里人一起吃晚饭。他喝了一小口米酒,突然觉得耳朵痒,只好用力挠。谁知,一挠,耳朵就长长。挠呀挠呀,长呀长呀,他长出来了一对兔耳朵。
  
  渔民的儿子跳到阿爸身上,嚷嚷着:“我也要兔耳朵,我也要兔耳朵!”
  
  兔耳朵真好玩啊,可以耷拉下来,可以竖着,还可以一边耷拉下来,一边竖着。
  
  听——那是什么声音?
  
  “妈妈,今天我们做了艾蒿饼子。”
  
  “我们卖出去了。”
  
  “渔民觉得我们的艾蒿饼子好吃呢。”
  
  “他答应给我们一点麦子呢。”
  
  “我们成功啦。”
  
  耳边响起细细的笑声。
  
  渔民一下想起了兔子围的艾蒿饼子。哦,原来是这样啊——吃了兔子围的艾蒿饼子,就能长出兔耳朵来!
  
  他笑起来,把儿子高高地举过头顶,说:“明天阿爸给你带兔耳朵回来!”
  
  他决定了,明天要带大大的一袋麦子去兔子围,换回一小碟又一小碟焦香的艾蒿饼子。
  
  阅读小贴士:
  
  吃了兔子围的兔子做的艾蒿饼子,就会长出兔耳朵,还能听到兔子们的聊天。这样的艾蒿饼子你是不是也想尝一尝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