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针是种植物?
2020-10-19 09:35:07    《儿童文学》
1.png
 
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理,其花四照……佩之不迷。——《山海经·南山经》
 
  这一日,正是天高云淡、秋风送爽。
 
  小白偷偷溜出王宫,给百姓们送了药,又到山里去拜访非鱼。非鱼难得地不在宅子里,黄鸟也出去采办食材了,只留了绿衣看门。
 
  “小白公子,他们一去就是好几天,我在家里快憋坏了。”绿衣见小白来了,抓住他的衣袖苦苦哀求道,“您带我出去玩玩吧。”
 
  “可是,要是被非鱼知道了——”小白为难地说。
 
  “主人知道是您带我出去玩,肯定不会说什么的。”绿衣的眼睛骨碌一转,“对了,这两天山里头有栗子了,我要采一些来捣栗子粉,主人往年都会吃栗子点心的。”
 
  “但这不是黄鸟负责的事情吗?”
 
  “哎呀,她光是忙我们的一日两餐就忙不过来了,点心虽然每天都做,但只能由她选定口味。主人要是想吃栗子点心,也只能马上去采摘才行。”绿衣巧舌如簧地解释道。
 
  “你确定非鱼想吃栗子?”小白还是有点犹豫。
 
  “嗯,主人前两天赏月时就叹息了一声,说:‘往年早就和师傅一起吃栗子了,今年还没吃上呢。’他这么说的时候,黄鸟也没听到。”
 
  “好吧,正好我这会儿没事,那就一起去吧。”小白终于同意了。
 
  绿衣一听到这句,飞快地挎上一只竹篮,就把小白拽出了山宅的大门。
 
  他放下树叶舟,把小白推上了船。船离岸后,漂流了很长时间。
 
  “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吗?”小白感到奇怪。
 
  “没办法呀,主人只爱吃纶山的栗子。”绿衣一边贪婪地欣赏着风景,一边随口应道。
 
  “纶山?那是什么地方啊?”
 
  “哦,反正就是一座山啦,山上有很多栗子树,也有很多桃枝啦、橘子树和柚子树,很是茂密。”
 
  “有没有野兽呢?”小白并不害怕,但有点担心遇到自己无法处理的情况。
 
  “我陪主人去过那里,都是很温顺的野兽,山驴啦、驼鹿和麋鹿啦,还有几头兔形鹿脚的小动物,不会有事的。”绿衣清了清嗓子,“不过,之前我们先得在另一座山停留一下。”
 
  “啊?”
 
  “没事,小白公子你到时不用下船,我去取了东西就来。”
 
  “什么东西?”
 
  小白被他说得一头雾水,绕过几个弯,那座山却已经到了。
 
  “我马上就回来。”绿衣停好树叶舟,跳上岸去。
 
  “喂——”
 
  小白还没来得及和他说清楚,他就已经一溜烟地跑进树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小白无奈,只好坐在船上等他。
 
  只见这座山倒也郁郁葱葱,水边不时有白鷮前来觅食,边走边叫。空中又常有长尾巴的野雉飞过,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更奇特的是,这座山似乎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金色,那夺目的光芒在阳光下变幻不停。
 
  不过,风景再美,看上一天也有点够了。小白从早上等到下午,也不见绿衣回来。
 
  “还是得去把他找回来吧,不然非鱼该生气了。”
 
  小白想了想,只好离开树叶舟,向山里走去。
 
  进了山,他才知道这座山的颜色为什么是这样。原来,这里山上盛产玉石,山下盛产黄金,难怪一直闪闪发光。
 
  小白终于明白了绿衣说的“取件东西”是什么东西了。问题是,他走了半天,不仅没找到绿衣,还好几次差一点被奔过的山驴和麋鹿撞个跟头。又走了一会儿,他也迷路了,连兜了好几个圈子,都还在原来的地方。
 
  眼看天色渐晚,小白有点急了。他本就将钱财视为身外之物,够用即可。如今困于深山,朋友也不见了,就算有满地的金子,满山的玉石,又有什么用呢?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了“救命——救命啊”的喊声。
 
  “绿衣!”
 
  小白拼命朝那里跑去,挡路的树枝划破了面颊,他也全然不顾,生怕绿衣被猛兽袭击,遭遇不测。可是到了跟前一看,不禁哑然失笑。
 
  非鱼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白色的深衣被风微微吹动,似乎正在闭目养神,周围是一片可怕的寂静。
 
  绿衣呢,趴在地上,从屁股到头上的两支发髻都在颤抖。
 
  见小白来了,他像得了救星似的,忙不迭地向小白眨眼睛。
 
  “非鱼,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小白故意很悠闲地问道。
 
  非鱼睁开眼睛,看了看他。
 
  “我不来,你们怎么回去?”
 
  “主人,是小白公子拉着我出来玩,我也没办法呀。”绿衣见非鱼神色不好,假装哭了起来,“前一日赏月您不是说想吃栗子点心吗,我就思量着,纶山虽远,跑一趟还是值得的,谁能想误入了这女几之山呢?”
 
  “你还知道这是女几之山啊?”非鱼冷冷地说,“你活了这么久,愈发爱说谎,又愈发不懂事了。我和黄鸟出行,嘱咐你守好山宅,小白公子前来拜访,你本该送他下山才是,怎么会放出树叶舟?纶山你是去过的,又怎会到了这偏僻的地方?女几之山有老虎、还有豹子,你死了倒也罢了,小白公子可是无辜的。”
 
  “非鱼,绿衣一向贪玩,回去再责罚他就好了。”小白劝道。
 
  绿衣听了小白的话,顿时精神一振。
 
  “不把你怀里的东西掏出来,咱们能走得掉?”非鱼瞪了他一眼。
 
  绿衣没法子,这才从怀里取出东西。
 
  小白看时,果然是这山上的玉石和山下的黄金,绿衣一把又一把地丢在地上,不一会儿就垒成一座小山。
 
  “都倒干净了?”非鱼还不放心。
 
  “干净了。”绿衣嘟着嘴答道。
 
  “这女几之山闪闪发光,却最能迷人心窍。就算不被虎豹所食,你们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吧?”非鱼叹道,“亏得我这次带了这个过来,不然还要麻烦呢。”
 
  小白好奇道:“这是什么?”
 
  “是生长于招摇之山的一种树,树干上有着黑色的纹理。我带了它的花来。”非鱼说着,从衣袖里取出来,分给绿衣和小白。
 
  他们将那灿若云霞的花佩戴在身上,霎时间感到耳清目明。
 
  不久之后,他们就回到了树叶舟上。
 
  “这花就像司南一样,带上它就不会迷失方向。”非鱼说,“若是没有它,只能委屈你们在这里呆上一晚,明日再来接你们了。”
 
  “小白公子,那咱们就可以生篝火啦。”
 
  “听上去很好玩。”
 
  “绿衣,你这个闯祸精,还敢在小白公子跟前放肆!”非鱼在船头丢来一句,“正好我和黄鸟采了大批的伸筋草与舒筋草,回头都由你去分拣吧。”
 
  话音未落,绿衣的脸就变了苦瓜。
 
  原来那伸筋草与舒筋草长得极为相似,分拣它们可是件倒霉的差事。
 
  “非鱼,船行的方向怎么还是向着东北呀?”小白忽然注意到了不对,“咱们不是应该回头吗?”
 
  “我想吃纶山栗子做的点心了,”非鱼哼了一声,“绿衣这个家伙,别的不行,倒是个精细鬼,最会揣摩我的心思。到时让他捣好栗子粉,再请你来山宅赏月。”
 
  如果让你给这种植物起个名字,你会取什么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