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不相信奇迹,但这次,我信了!
2020-10-09 09:48:02    《儿童文学》
2020年9月30日      天气:晴
 
1.jpg
 
  要不是亲身经历,我打死也不会相信:我这种一想起跑步就胸闷气短的人,居然会去参加运动会!而且跑出了名次!还给自己挣了后半生的饭钱!
 
  话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离运动会还早着呢,体育委员就开始动员大家报名了。班主任说,高三就不能参加运动会了,所以这是我们中学时代最后一次运动会,一定要好好珍惜。言外之意就是入场式队列要好好练,个人项目报名要踊跃。
 
  荔枝负责女生的报名,揪住个人就软磨硬泡。大家平时学习那么忙,谁有心情运动啊,最多也就做做拉拉队,写写宣传稿吧。班里有体育特长的也就那么几个,还大多是男生,女子跳高等项目根本就没人报,报不满就没法交差,可把她愁坏了。
 
  同桌这么难,我能见死不救吗?于是很仗义地帮了忙——哪里需要就去哪里——报了女子跳高和短跑。嗯,作死的节奏。
 
  我从没试过跳高,既没杆也没垫子,索性不练了,破罐子破摔。跑步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于是每天上午的大课间和晚自习下课后,我都去操场狂奔。
 
  物喜听说我报名参加运动会,笑得连车把都扶不住了:“你?跑女子200米?哈哈哈哈!”初中时体测训练,他见过我在跑道上挣扎的样子。“让我掐指一算……小组八个人,保守估计,你是倒数第一。”
 
  我知道他是故意激我,开玩笑,但心里还是有一丝不爽:“你就对我那么没信心吗?我偏要跑个倒数第二给你看看!”
 
  “你要是倒数第二,我请你吃饭。”
 
  “那要是倒数第三呢?”
 
  “请你吃两顿饭。”
 
  “那要是第一名呢?”
 
  他有些挑衅地看着我:“别说第一了,你要是能跑进前三,我以后每天都请你吃饭!”
 
  从此我训练得更卖力了。倒不是为了混饭吃,只是为了争口气。
 
  昨天比赛跳高,不用说,场面惨不忍睹。说来神奇,我人生中第一次跳高,居然是在赛场上!看起来很简单嘛,杆那么低,然而冲过去跳,每次都妥妥地把杆碰掉。
 
  那都是浮云!今天的短跑才是重点!
 
  辛苦训练了半个月,我的腿粗了一圈,硬邦邦全是肌肉。虽然有些丑,但它们是我信心的来源……
 
  比赛就要开始了。一组八个人,我有七个对手。其中一个人缺席,喇叭里喊了半天也没来,默认弃赛。我左右看看,认出两位“大牛”:一个刚刚在八百米比赛中跑了冠军,另一个腿特别长,昨天的短跑接力赛上见过,跑起来像飞一样。
 
  我暗暗为自己打气。荔枝早早就领着一帮同学等在起跑线边,高调地喊“蓝莓加油”。密密匝匝的人群中,我搜寻了半天也没看见物喜的影子。顾不上失落,我只感到紧张。
 
  开跑!
 
  起初有点慌乱,跑出几步才稳住情绪,想象这只是一场晚自习后的个人训练,拼命往前冲就行了。然后开始发力,赶超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是那位八百米冠军!我倍受鼓舞,像被捅了一针鸡血,更猛地向前奔去。
 
  200米很短,稀里糊涂就到了终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我、我、我竟然是第二名?第二名耶!
 
  后来才知道,那位“大牛”因为刚刚跑完八百米比赛,体力不支,所以被我轻轻松松甩在后面;而那位大长腿,则是刚起跑就被自己绊倒了……是的,是被自己绊倒的……
 
  当然,除了运气,我的努力也很重要呀。要不是苦练了半个月,我运气再好也只能垫底,毕竟其他几个选手实力也很强。所谓奇迹,不过是小剂量的运气加上大剂量的努力。
 
  就这么阴差阳错地从倒数第一变成了正数第二!虽然只是小组排名,我也惊喜得以为在做梦了。周围都是人,柚柚和几个女生拥过来把我抱住,说我“深藏不露”。
 
  放学时找到物喜,得意洋洋地说:“你猜我跑了小组第几?”
 
  “第二。”他斜了我一眼。
 
  “所以我后半生吃饭都找你咯?你说话算数吗?”
 
  “哼。”他假装生气,却是笑着的。
 
  “我开玩笑的,你请我吃一顿就行了。”然后便开始质问:“我比赛你怎么也不来喊加油?太不够意思了!”
 
  “笨蛋,我在终点等着你呢。”
 
  刚刚发现,这是九月的最后一天。惊喜的一天。
 
  国庆长假要开始啦,我明天要睡个懒觉……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