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是我们守望的麦田
2020-09-27 11:14:10    《中国中学生报》
  提起最喜欢的月份,锯子君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九月。九月是某种意义上的新开始,有的甚至还镌刻着十分清晰的岁月印记。
  
  犹记得十二岁的九月。那个周末,我穿戴一新,背着新买的书包,灵巧地跨上崭新发亮的自行车,用力踩踏着脚蹬,往中学的第一站飞驰。
  
  天气晴朗,阳光温柔,吹过脸颊的风里,裹挟着九月特有的清爽气息。它们从我敞开的衣襟钻进去,又从我的后背跑出来,把衣服下摆高高地扬起来,呼呼作响。
  
  这种肆意的美好,让我倍觉幸福和欢快。在我眼里,那动荡飘扬的衣衫,幻化成一张灌满了风的帆,而我清楚地知道,它会载着我的梦想,去向远方
  
  二十二岁的九月,我把青春里的最后一套校服脱下,清洗干净,挂在衣橱,凝视着它,感觉就像在回望这十年倥偬而过的青春。
  
  当我穿行在无数曾经像我一样轻狂、单纯、无害的少年中间,看到他们单薄的身体被大大的校服包裹,又因被风灌满而气势壮阔,我深知,那就是年少的样子。但我同时也庆幸,我能以另一种方式,和青春相伴。
  
  那一刻的他们——我的学生们,站在九月新学期的操场上。似曾相识的天气晴朗、阳光温柔,他们仰望清澈蓝天的眼里,有未知,有迷茫,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期待。
  
  我还能想起很多的九月。
  
  仓皇的、笨拙的,却又自信“成功必然有我”的十五岁的九月;骄傲的、意气的,笃定“未来不可限量”的十八岁的九月;成熟的、淡然的,愿意和少年们相伴,期许“少年强则国强”的九月。
  
  九月,是每个人守望着的一块麦田。这个时候,麦田经过收割,已不再翻滚金色的麦浪。但我们深知它是有根基的,为之付出辛勤耕耘,未来必有收获。(顾南安)
 
1.jpg
  
  我们已经过了九月,
  
  可是我的花仍像六月一样怒放。
  
  阿默斯特已变成了伊甸园。
  
  闭上我们的眼睛就等于旅行。
  
  ——艾米莉·狄金森《我从未见过荒野》
 
2.png
  
  从没有人说过九月什么话,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但我望着田垄土墙上的瓜,仍不明白生活同梦怎样的连牵。——林徽因
 
3.jpg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林白《过程》
 
4.png
  
  七月在野
  
  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诗经》
 
5.jpg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海子《九月》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