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一部小说,总会感到空虚和失落,那感觉就像
2020-09-14 10:47:57    一把锯子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类似的感觉。
 
  锯子君每读完一部小说,就会感到空虚和失落,那感觉就像:
 
  一场电影谢幕了。亮起的灯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人们像潮水一样向出口涌去。
 
  一场旅行结束了。回家后默默地关上门,整理狼藉的行李。
 
  一个学年过去了。随之而来的漫长的假期,让人茫然无措。
 
  一场恋爱终结了。最后一个拥抱,从此形同路人。
 
  一个亲人离世了。他关于你的那部分也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记忆永远地消失了,你的存在开始变得残缺。
 
  当这一切结束了,你开始打量自己。
 
  那个世界离你远去,而现实像一列火车呼啸着朝你迎面撞来。
 
  所以我们必须一刻不停地去追求美好,一刻也停不下来。
 
  就像这一部部小说的结尾,不忍卒读。
 
1.jpg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2.jpg
 
 
  早祷的钟声突然响了,无数的钟声一下子都惊醒了。天又黎明!黑沉沉的危崖后面,看不见的太阳在金色的天空升起。快要倒下的克利斯朵夫终于到了彼岸。于是他对孩子说:「咱们到了!唉,你多重啊!孩子,你究竟是谁呢?」孩子回答说:「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法)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多夫》
 
3.jpg
 
 
  可是到了冬天,那个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沈从文《边城》
 
4.jpg
 
 
  幸福地生活下去吧,我心爱的孩子们,请你们永远别忘记,直至天主垂允为人类揭示未来图景的那一天来到之前,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这五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法)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5.jpg
 
 
  现在我每天早上还要到外面去跑步,跑到煤烟和水气结成的灰雾里去。我彷佛已经很老了,又好像很年轻。革命时期好像是过去了,又彷佛还没开始。爱情彷佛结束了,又好像还没有到来。我彷佛中过了头彩,又好像还没到开彩的日子。这一切好像是结束了,又彷佛是刚刚开始。——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5.jpg
 
 
  每当太阳西沉,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遥望新泽西上方辽阔的天空,我感到似乎所有未经开垦的土地,所有的道路,所有的人都在不可思议地走向西部海岸。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在衣阿华,小伙子们总是不停地骚动喧闹,因为是那片土地使他们如此无法平静。今晚,星星将被隐去,你不知道上帝就在大熊星座上吗?在黑夜完全降临大地,隐没河流,笼罩山峰,遮掩最后一处堤岸之前,夜晚的星辰一定会向大地挥洒下她那璀璨的点点萤光。除了无可奈何地走向衰老,没有人知道前面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我想念狄恩•莫里亚蒂,我甚至想念我们从未找到的老狄恩•莫里亚蒂。我想念狄恩•莫里亚蒂。——(美)凯鲁亚克《在路上》
 
7.jpg
 
 
  我把小学毕业文凭,放到书桌的抽屉里,再出来,老高已经替我雇好了到医院的车子。走过院子,看到那垂落的夹竹桃,我默念着: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林海音《城南旧事》
 
8.jpg
 
 
  我趴在那只棺材上,在海面上漂来漂去,漂了整整一天一夜。海面上静极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静寂的海。鲨鱼们在我的周围游来游去,并没有对我张开它们可怕的大嘴。海鹰们一直在我的头顶盘旋,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把我当作一只唾手可得的猎物。目睹完刚才的一幕,它们都被惊呆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死亡,都在为死亡唱着挽歌。——(美)赫尔曼·麦尔维尔《白鲸》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