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爱豆,我只有爱
2020-08-20 09:19:42    《儿童文学》
2020年8月19日     天气:多云
 
1.jpg
  
  荷花还开着,树叶却已开始变黄了。阳光、空气和蝉鸣都有了微妙的改变,天亮得越来越晚。我喜欢季节交替的感觉,这种模糊的、过渡的状态,就像黄昏,既是白天也是黑夜,因而有了双倍的美。
  
  这周开始回学校上课,但还没正式开学,不上晚自习,带手机进教室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相对宽松的氛围,就像夏秋之交一样舒适。
  
  今天发生了两件惊讶的事。第一件与荔枝有关。
  
  这学期我和李知坐同桌,她外号叫“荔枝”,同学们笑称“俩水果终于胜利会师了”。她的笑容甜度很高,性格大大咧咧,笑声比我还响。课间她在手机上看视频,我好奇地凑过去,看见一张年轻帅气的脸。
  
  我问这是谁,她报出一个陌生的名字。看我一脸茫然,她不满地大叫:“哎呀你居然不知道我家爱豆!”我赶紧搜了一下——这人又演剧又唱歌又参加真人秀,只不过我极少看剧,也不关注娱乐圈,朋友们谈明星八卦,我总有种“大家已进入5G时代而我还停留在2G”的错觉。
  
  荔枝兴致勃勃地让我看她手机里爱豆的照片、采访视频、演唱会门票、写真集,对我进行全方位的“熏陶”……可惜我不为所动。
  
  “你的爱豆是谁?”她问。
  
  我想了半天:“加西亚·马尔克斯,算吗?”
  
  她一愣。“作家啊……也算。那你肯定读过他的所有作品和传记咯?”
  
  “那倒也没有……”我心虚了,想了想又换了一个:“我最近爱听刺猬乐队的歌,这算吗?”
  
  “你是不是没追过星啊?”她被逗笑了,放下手机,“既不专一,也不狂热,你离一个合格的粉丝差远啦!”接着,她向我简单罗列了粉丝对偶像表达爱的方式,那阵势,惊得我目瞪口呆:
  
  爱豆参与的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直播,都要一个不落地追;攒钱看演唱会,参加粉丝见面会;买爱豆出的海报、唱片、书以及代言的产品;对爱豆的个人信息了如指掌,时刻关注爱豆的动态;加入网上的粉丝群,通过剪视频、P图等方式进行宣传,帮助爱豆扩大影响力;当爱豆被抹黑,要力排众议帮他说话……总之,无论花钱还是花时间精力,都要极力宠爱。
  
  “为什么?”我的问题好像很蠢。
  
  “因为喜欢啊!”这回答好像是废话,但触及了核心。
  
  “虽然只是单方面付出,我也觉得很快乐,”荔枝说,“表达喜爱本身就是幸福的,不求回报,不计代价。再说,我的爱豆这么优秀,自然会激励我更加努力,变得更好。”
  
  面对这位狂热的粉丝,我只能尴尬地笑笑。那些被精心包装的明星,在闪光灯下,在镜头的另一边,粉丝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了解呢?大家看到的是设计好的部分,而不是真实。当然,一厢情愿地爱着,确实也能带来满足感……
  
  我也有喜欢的歌手、演员,但都只是随便听听,随便看看,不会深究其人。就连喜欢的作家也是这样,这本书好看,不代表我就死心塌地地爱他的所有作品;有人批评他,我也不会感到冒犯,更懒得维护和反驳——各有所爱嘛,你不喜欢就算啦,无所谓。如此佛系,真算不上是追星。
  
  我愿自由地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我没有爱豆,我只有爱。
  
  第二件惊讶的事是……
  
  疫情尚未结束,坐公交地铁有风险,我恢复了骑单车上学。下午放学去车棚找自己的车——咦?怎么回事?
  
  车没丢,也没坏,只是……车上居然多了一把锁?!这把锁,把我的车跟旁边的车锁到了一起。旁边的车,是物喜的。
  
  “岂有此理!”我气得正要把他的车座卸了,他就出现了。
  
  “昨天放学,你怎么没等我就先走了?今天我让你走不了。”他双臂交叉,得意洋洋。
  
  我惊呆了,怎么都不相信物喜能做出这种霸气,哦不,霸道的事。
  
  回家跟小暖聊了语音,她全盘托出:“物喜来找我求助啦。你前天生气跟他吵架,昨天一直不理他。于是我就给他出了这主意,我了解你……”
  
  “啥?”我怒拍桌子。
  
  “这叫以暴制暴,以毒攻毒。”
  
  “啥?”
  
  “也就他才敢用这招。要是换了别人,胆敢擅自锁你的车,你还不得把他给活剥了?”
  
  我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小暖!我跟你没完!!!”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