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是最好的年纪吗?
2020-08-06 08:46:59    《儿童文学》

1.jpg

   翻日历,发现再过两天就立秋了。夏天就这么结束了?回忆起盛大的蝉鸣,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刚入夏的时候,心血来潮买了一条长裙,没想到夏天都要过完了,我还没穿过一次。

  因为从小喜欢爬高上低,我很少像那些斯斯文文的女生一样穿裙子,更没怎么穿过长裙。今天穿长裙出门,总算明白了“提起裙摆”这个动作不是为了作秀,而是为了防摔……我上下楼时好几次踩到裙摆,险些摔倒。最惨的是上地铁,地铁门关闭时我刚好站在门边,裙角就那么倒霉地被门夹住了!拽也拽不出来,只好若无其事地紧贴门站着,拼命保持平静的表情。身后有人偷笑,我知道。
  
  唉,我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会穿长裙……我根本不是这快料……以后还是不要装淑女了……
  
  我和物喜约在西西弗书店门口,计划一起逛书店,然后吃小吃。他前阵子去南方的几个城市旅行,主要是为了看看心仪的两所大学。很多同学都会在高考前去梦想中的大学走一走,给自己鼓劲儿,搞得我也蠢蠢欲动。
  
  他给我买了纪念品,是印着某高校LOGO的帆布包和T恤。之前他在店里特意拍了几张T恤的照片让我选。我选了白色的,胸前图案是蓝色。见了面,他把礼物给我,我不顾周围人流拥挤,迫不及待要打开看。T恤叠得整整齐齐,展开,却发现胸前图案是粉色的。
  
  “呀!拿错了……”物喜小声嘀咕。
  
  “哈哈哈,”我笑道,“你总说我粗心,你自己不也粗心?专门拍照让我挑,结果还买错了,哈哈哈。”
  
  “呃,不是……”他支吾了一下,“我买了两件。等我拿回去给你换一下。”
  
  两件?我一愣。这种女生款的,不可能是他自己穿。那么……
  
  他看出了我的质疑。“给我们班同学带的。”
  
  “尤娜娜?”我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他很惊讶,赶紧解释道:“她也想考那所大学,我就顺便给她也带一件。”
  
  我怎么知道?因为女生的第六感吧。去年学校的元旦晚会,物喜弹钢琴,尤娜娜拉小提琴,两个人的合奏配合默契,精彩绝伦,底下都在嘀咕他俩是天生一对,自那之后就老有风言风语在我耳边嗡嗡不停。
  
  “怎么啦?”他紧盯着我,似乎有些不安。
  
  我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什么都写在脸上。“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只是非常扫兴,又不想被人说是小心眼。
  
  这时手机响了,是小暖。她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哭哭啼啼地说她再也受不了了,要离家出走。
  
  真是个救命电话!我以此为由,撂下物喜,扭头就往小暖家赶,有种很撒气的畅快,还有逃离尴尬的轻松。可是他追上来,硬是把装礼物的袋子塞到我手里。
  
  小暖一个人在家,书本卷子散落满地,可能是刚跟她妈妈吵了架,阿姨气得摔门而去,她气得在家里扔书。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问了半天才搞明白,阿姨收拾卧室时发现小暖收集的一大盒“没用的东西”,担心她玩物丧志,就自作主张给扔了。那可都是小暖的心肝宝贝啊!精美的纸胶带、贴纸、便签纸、信纸……都是一点点攒下来的!自从入了手帐的坑,小暖确实在这些东西上花了不少心血,但也仅限于周日和寒暑假,平时住校,想玩也没机会。
  
  “整天上课写作业,假期还要上补习班,我就不能玩玩手帐解解压吗,我难道是做题机器吗……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乱动我的东西!我都这么大了还不能掌控自己的东西吗?可她根本不尊重我……”小暖边哭边说。
  
  我叹了口气,说不出安慰的话。心里本来就乱糟糟的,再加上她倾泻的愤怒委屈和无奈,一团团灰暗潮湿的情绪,弥散成一片怅然的迷雾,沉闷窒息。
  
  夏天就要过去了?我怔怔地望着窗外,连续的雨天让地面长出了青苔。
  
  常有大人一脸艳羡地说:“你们正处于生命中最美好的年纪啊,珍惜吧!”我无言以对。他们忘了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疼痛吗?我们难道不是正处于最困惑、最无助、最艰难的阶段吗?不是每天都经受着种种压力和冲击吗?如果现在是最好的,那我还怎么对以后的生活抱有期待?
  
  “我现在真想瞬间长大,我要变得强大、独立、自由。”小暖说。她的脸上,长出令我感到陌生的坚毅。
  
  聊了一会儿,我就告辞了。走到半路,才想起物喜送我的礼物忘在小暖家了。可我不想回去取了。我不想要了。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