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分科?我的纠结症又犯了!
2020-07-23 09:05:16    《儿童文学》
高源
 
1.png
 
2020年7月22日    天气:雨
 
  昨晚被蚊子咬醒了。
 
  如果没有蚊子,夏天该多完美啊。我喜欢性情直爽的雷阵雨,成熟得恰到好处的西瓜,更喜欢在热风中淌汗,然后一头扎进凉爽的空调房——瞬间觉得自己焕然一新!每天重复许多次,生活中的快乐好像都翻倍了。可是,被蚊子叮咬的痛痒,会让这一切灰飞烟灭。
 
  我其实不介意贡献一点点血来喂养蚊子,再小的昆虫也是生命,它也有活着的权利,地球不是只属于人类的。但是,它怎么就不能友好一点呢,吃了我的血还要让我又痒又疼,实在太不厚道了。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我没看就知道是班主任。毕竟,全班就剩我一个还没提交文理分科志愿了。唉,如果没有文理分科,暑假该多完美啊。
 
  下学期升高二,学文还是学理,终究是绕不开的选择题。其实我不纠结,我只是困惑,因为没有明确的兴趣倾向,对未来的职业也毫无规划,各科成绩又比较均衡,学文学理好像都无所谓。
 
  此刻忽然羡慕起那些偏科严重的同学来,他们毫不犹豫,因为别无选择。也很佩服那些已经有梦想的同学——想做科研,做医生,做企业家,或者投身航空事业——学文学理自然也就心中有数。
 
  而更多的人其实和我一样,还没找到兴趣所在,没有热爱,也没有厌恶;没有天赋,也没有短板。如同在迷雾中穿行,十六岁的我们,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未来。
 
  “你还小,探索自我是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人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喜欢和擅长什么,都是要慢慢尝试的。”老师在电话里劝我,然后话锋一转,“如果实在不知道学什么,就学理科吧。”
 
  学校有重理轻文的传统,大家普遍认为,如果成绩不错,那当然要学理科。我们班有个排名前三的学霸想学文科,可把老师们吓坏了,连教导主任都亲自上阵给她做思想工作,家长更是不依不饶。她很无奈。不能掌控自己人生的航向,感觉一定很糟吧。
 
  我没有明确的航向,所以很可能就顺水推舟,选择理科。可又心有不甘——这不叫选择,这叫懒惰。如同被裹挟在人潮中,迷迷糊糊跟着走,我像一只从众的羊,下意识地逃避责任,把选择权拱手让人。
 
  话又说回来,有多少人能真正按照自己的意志,走上设定好的人生航线呢?我们看似是掌舵人,把握着船航行的方向和速度,可事实上,掌舵人能控制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水流、风向、船体等影响因素实在太多了,力量也太大了。
 
  我时常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失控的,顺其自然走到了这里,路过了那里,避开了这个,错过了那个。生在哪座城市,上哪所学校,进哪个班级,遇到什么样的同学和陌生人,明天是怎样的天气,考卷上会出什么题,以及偶尔的心血来潮和灵机一动……每天每天,我都在偶然性与必然性中颠簸沉浮。
 
  长大后会好一些吗?对自己人生的掌控力会强一点吗?我不知道。大人们似乎也并不自由。
 
  “文理分科,不仅要考虑兴趣,也要考虑现实因素……”老师的话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第一是看自己更擅长哪些科目。有人觉得学文科更轻松,这绝对是偏见。并不是只要背了书中的知识点就会做题!文科对人文素养的积累,对你领悟、思辨、灵活运用知识的能力,都要求很高。第二,理科毕业后找工作似乎更容易,专业对口,这有一定道理……”
 
  挂了电话,手机有点烫,我的脑袋有点疼。怎么办啊?
 
  干脆……抛硬币吧!正面是理科,反面是文科。
 
  物喜说:“拜托不要自暴自弃啊。实在不知道选什么,那就……来跟我一起做艺术生吧!”小暖说:“选文科吧,因为我选了文科!”爸妈说:“学理科吧,不然你班主任该找我们做思想工作了……”
 
  我更喜欢、更适合什么呢?
 
  好想去探索真正喜欢的事物,找到那能够点燃我热情的火焰,可能有一个,也可能有许多个。这是个漫长的过程,或许要持续一生。
 
  我能找到吗?就像遇到那个对自己很特别的人,需要一点努力,也需要一点运气。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