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结束后,你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2020-07-09 08:56:07    《儿童文学》
1.jpg
高源
 
2020年7月8日    天气:晴
 
  学校是考场,高考这几天我们放假。高三生肯定很羡慕我们,当他们被关在考场,我们却在外面逍遥自在;可是等到考试结束,就换我们羡慕他们了——他们“刑满释放”,我们却还得再撑两年。
 
  昨天语文卷子刚出来,同学们就在群里热议作文题目,语文老师当机立断,把假期作业改成了“写高考作文”。我吐槽了一整天,爸爸听烦了:“不就一篇作文嘛,有啥难的!”我一听就火大:“有胆量你也来写呀?”于是我们开始比赛,妈妈做评委。结果当然是我赢了。爸爸一点都不沮丧,还理直气壮:“我当年高考语文特别差,这次写的已经有进步了,应该奖励一下。”所以我们两个都得到了奖励……
 
  今早睡了懒觉,起来吃了一只熟透的软桃,汁水留得满手都是。感觉夏天就这么在我身体里化开,由内而外透着酸甜又热烈的色彩。
 
  跟物喜约好去他家看猫。出门路过附近的学校,发现道路拥堵得几乎挪不动步,门前挤满了人,应该都是等待考生的家长。刺目灼人的艳阳下,他们有的戴了遮阳帽,有的只是拿广告纸随便挡一挡,有的急躁地扇扇子,有的不住地抬手擦汗,有的备好了水壶和小马扎……
 
  那些家长焦灼的眼神,比烈日更容易把人烫伤。何必如此呢?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自己站在这儿,就能给孩子助一份力。就像有人在场上拔河,旁边的拉拉队无法参与其中,可就算使不上劲儿,至少也要一起挥汗如雨,至少也要把嗓子喊破。
 
  物喜家的阳台简直就是个菜园子,种了番茄辣椒茄子生菜,还有向日葵。我们那只叫草莓的猫已经快三个月大了,那么可爱,仿佛多看一眼心都会融化掉。
 
  我说起在学校门前看到的情景,物喜说那是因为只要家长在考生就会比较心安。我说我家长要是这样,我就不会心安,只会心烦。然后我们都沉默了。
 
  我发现聊高考这个话题总让人压抑丧气,于是提了个令人振奋的问题:
 
  “高考结束后,你想做些什么?”
 
  他果然眼前一亮:“那可太多啦!可能要用一生才能做完。比如周游世界……”
 
  我服了……
 
  “那,从考场出来,你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他沉思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不打算回答那个问题了。“睡觉。”他一本正经地说。“高三很累很忙,长期睡眠不足,考完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我呛得把刚喝的一口汽水喷到了他的衣服上:“不可能!那么激动的时刻,肯定睡不着啊!”
 
  “那你打算做什么?”
 
  “尖叫。”
 
  这次轮到他喷了……
 
  “想那么多有啥用呢,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他说,“我们班有个同学超讨厌上学,整天逃课,觉得自己可以养活自己,所以上学期期中就坚定地休学,出去打工了。全班都震惊了。”说到这儿他忽然大笑起来,“没想到,期末的时候他又乖乖背着书包回来了,说打工的日子太苦,还是在学校好。他信誓旦旦地说下个学期一堂课都不落下。又没想到,刚说完疫情就爆发了,他想来学校都来不了。”
 
  是啊,想那么远有什么用呢,眼下踏踏实实学习就好了。也许两年后走出考场时,我既不想尖叫,物喜也不想睡觉,我们都有了全新的计划。也许我们甚至都没有参加高考……
 
  有很多曾经坚信的东西,都变成了意料之外的样子。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疫情期间,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不仅仅是我们的人生,而是整个世界,都那么动荡不安。
 
  物喜送我回家,下午的阳光还很强烈。路过学校门口,他望着那些家长,忽然停住:“我们也在这儿等吧。”
 
  “等什么?”
 
  “等着看那些从考场走出来的人,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我们和那些焦灼而疲惫的家长们站在了一起,微微兴奋而紧张,等待一个与我们无关,却将在千万人生命中留下烙印的重要时刻……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