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莓日记之箜篌
2020-06-30 09:37:14    《儿童文学》
文/高源

7月1日  星期三  天气:晴
 
  期末考试快到了,语文老师说明天要默写古诗词。
 
  这可把我愁坏了!那首《李凭箜篌引》,我啃了一个学期,愣是没背下来。不是我笨,是诗人李贺脑洞实在太大,大得我从中掉下去就再也爬不出来。
 
  真想穿越回唐朝问问这位“诗鬼”:您确定这首诗写的是音乐?“昆山玉碎凤凰叫”,谁听过玉石破碎的声音,谁知道凤凰是怎么叫的?“老鱼跳波瘦蛟舞”——老鱼和瘦蛟在水波中跳跃起舞——这场景也太魔幻了吧!
 
  我被这首奇谲而跳跃的诗搞得晕头转向。语文老师笑道:“诗不单陈述枯燥的事实,还从事实出发进行联想,用超现实的想象给人以触动和启发呀。”
 
  放学了,我仍旧焦虑地趴在桌子上背诗。物喜在教室门外喊:“蓝莓,快走呀,不然要迟到了!”我这才想起今晚隔壁的音乐学院有一场毕业会演,他搞到两张票,约我一起去。
 
  可我哪儿有心情看演出啊,明天默写的诗还没背呢!在观众席入座后,我立刻拿出课本,继续咀嚼干涩的字句:“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忽然,一声空灵的乐响拂过耳畔,我的思绪立刻像流云一样凝滞在半空。抬头看,舞台上有一架形似竖琴的乐器,是双排的弦。一位古装打扮的女子将其竖抱于怀,双手从左右两侧轻轻拨弦。
 
  “那是什么?”我悄声问物喜。
 
  “箜篌。”
 
  凝神谛听,这天籁之音时而清脆叠杂,使我仿若看见山崩玉碎;时而柔缓悠长,使我恍惚听见凤凰独鸣;
 
  乐声低回哀伤时,我不禁想起荷花瓣上露珠的眼泪;乐声轻快愉悦时,我脑海里又浮现盛开的兰花咧嘴欲笑的神情;
 
  乐声如水波般层层荡开,连衰老瘦弱的鱼和蛟都被感染,重获新生,随节拍腾跃起舞;
 
  乐声直冲天际,女娲补天的石头裂开一道缺口,仙界的秋雨漏进了尘世……
 
  礼堂里的灯盏与人群渐渐退去,城市燥热的夏天销声匿迹,此刻笼罩我们的,是深秋的凉夜和静雨,是空旷的山野与江河。
 
  啊,演奏者弹拨的不是箜篌的弦,是天神的心弦吧……
 
  晚上回到家,我继续背那首诗。
 
  不可思议的是,这次,我只读了一遍,就流利地背了下来。
 
1.jpg
 
(插图/尧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