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巷
2020-06-24 09:29:26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200624092946.png

  
  每年初夏,当蝉鸣开始入耳,当 古老的巷子里飘来刺鼻的煤炉味时, 我总会想起六年前的那个夏天。
  
  小时候我得了一场病,医院离 家很远,每天都要复查。无奈之下, 爸妈把我放在了太太家。太太虽然 年近八十,但精力旺盛,身体也很 好。太太很乐意照顾我,爸爸告诉 过我,她曾经是个老师,很喜欢和 孩子打交道。但我并不喜欢太太, 因为我之前从未见过她,这个远方 的家人如陌生人一样。我不喜欢她用 生满老茧的手牵着我,不喜欢她做的 咸鱼和咸肉,不喜欢她用一把裁衣的 剪刀帮我剪指甲,不喜欢她总爱在门 口烧煤炉,熏得整条巷子都是刺鼻的 烟味儿。再加上吃药打针的痛苦, 挑三拣四的我从来不给太太好脸色 看,我总想快点儿治病,快点儿康 复,快点儿回到爸妈的身边。
  
  即使面对我的坏脾气,太太 也依然和蔼迁就,她会把家里最 暖和的被子留给我,给我的小床安 好蚊帐,在我睡前用蹩脚的普通话给我讲那些听烂了的童话故事。但 我十足是个娇生惯养的公主,从来 不懂得尊重太太,总是哭着闹着提 出一些无理的要求。我永远不会忘 记我离开太太家的前一天晚上,太 太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端着一碗 面条,轻轻地放在我桌上,从来只 吃清汤挂面的她,给我的面里撒上 了葱花,埋进了煎蛋。当我拿起筷 子捞面条时,面条竟一触即断—— 那是超市里三块钱一大袋的廉价面 条。我一下子恼火了,挥手把碗推 倒在地上,随着刺耳的碎裂声,瓷 片和汤水在地上一片狼藉。那仿佛 是张狰狞的面孔,写着轻狂,写着 稚气,写着年少的无知。而太太, 我看到她在我的余光里小心翼翼地 把碎片扫开,拖干地面,背影是那 么虚弱,那么无助,那么孤单。
  
  后来的几年,我再也没有见 过太太,甚至不再从父母口中听到 太太的消息。直到两年前的夏天, 太太因病去世了。得知这个噩耗, 我们全家去太太的家里帮忙收拾遗 物。一路上,曾经熟悉的事物在我 眼前一一重现,那条飘着烟味儿 的老巷是那么温馨。在那扇熟悉 的门前,妈妈摸出钥匙,轻轻推开,仿佛时空倒流,不知怎的,眼 前的一切重叠了,我泪流不止。
  
  我仿佛看到了那张慈祥的笑 脸亲切地上前迎接我,仿佛听到深 夜时那一个个低沉温柔的故事伴我 入梦,仿佛闻到远远传来烟味儿, 是那个夏天的专属。而往事如烟, 曾经年幼无知的我终究无法挽回 那些岁月,终究无法为自己的行为 负责。但她的一切,已经烙在我心 里,如古老的巷子深而悠远。
  
  董子彦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