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木场的裁缝师
2020-06-15 09:13:07    《儿童文学》
1.jpg
文/王禹微
 
  松木场河畔的北角连廊,平日没多少声响,可一到农历七月,香市开张,水母灯穹顶悬浮半空,一排摊位就会在一夜之间热闹开张,奇异非凡。
 
  蒜头和葱花有一门好手艺,葱花量体裁衣很精细,蒜头缝纫拷边有力道。于是,他俩搭起顶棚,搬来线圈和布料,挂上“两只小老鼠”招牌,裁缝摊正式营业。
 
  第一天,松木场迎来一船蛤蟆朋友。他们从南方河道出发,拨开丛林密雨,朝着松木塔的方向航行而来。船到码头靠了岸,蛤蟆们累得直吐舌头,商量做身衣裳,泡汤穿戴干净再前往松木塔。来到连廊,他们在“两只小老鼠”裁缝摊前收住了脚。
 
  “早上好,伙计们!”蒜头热情地招呼。
 
  “小老鼠,早上好!”蛤蟆们接二连三地回应蒜头,在摊位前排成了队列。其中,个头最大的蛤蟆领队往前一蹦,扑腾双手往空中比画:“我们想要一套新衣裳。”一排蛤蟆齐齐点头。
 
  葱花想了想,请蛤蟆领队站立端正,甩开长长的尾巴作量尺,测量肩宽腰围,在围拢处做了标记,再把着放大镜用胡子细量,记下准确的尺寸。量好了,葱花爬上裁剪台,挑出一匹布,往前一推,铺开的布料如同瀑布一般沿着桌台滑下来。她亮出磨牙的功夫,“咔嚓咔嚓咔嚓——”顺着布面流畅地裁开。接着,蒜头用尾巴当作缝衣针,“喀哒喀哒喀哒——”在裁好的布料上缝进、缝出,缝进、缝出,再用细细软软的胡子拷边针,“嗑呲嗑呲嗑呲——”缝进、缝出,缝进、缝出。严严实实缝牢后,他俩才满意地系上一个漂亮的花结:“大功告成!”
 
  这是一套开口马甲搭配萝卜裤!蛤蟆领队换上后,神气极了,其余蛤蟆争先恐后地凑上来瞧。“真是一对心灵手巧的裁缝师啊!”蛤蟆们齐齐夸赞,他们奉上了又白又软的椰子糕作为答谢,“这是南方最香甜的糕点,送给我们最亲爱的朋友!”
 
  于是,这一天从早到晚,“两只小老鼠”裁缝摊加急赶做了十套开口马甲萝卜裤,为蛤蟆们一一换上,剩下一套,当作成品样衣挂在了招牌上。
 
  “两只小老鼠”裁缝摊在松木场声名鹊起,开口马甲萝卜裤成了这一带的新潮。
 
  一个正午,蒜头和葱花好不容易眯会儿眼,下过一场暴雨,连廊上陆陆续续又多了些顾客。河狸爷爷在遛弯,拐进“两只小老鼠”裁缝摊,他很不好意思:“我勾破了衣裤,还有些掉落的扣子,不知怎么办。裁缝师有法子吗?”
 
  “不难不难,交给我们吧!”蒜头和葱花速速帮助河狸爷爷钉扣、开洞和拷边,用碎布块给破洞打上一块块平整的补丁,河狸爷爷的旧衣裳立马焕然一新。那晚,河狸爷爷炖了一锅甜甜的红豆花生汤答谢他们。
 
  没过多久,“两只小老鼠”招牌边又挂了一块田字形的边角料,大伙儿拿上旧被套、毛袜子、厚围巾,还有入冬的棉袄,请裁缝师缝缝补补。蒜头和葱花每天都有接不完的单子,生意越来越好,七月越过越快。
 
  转眼间,香市即将落幕,蒜头和葱花把散落的碎布条和边角料归拢到一起。当他们抬下招牌时,来了客人。
 
  “等等……请等等!”一只小刺猬急火火地冲进来,“裁缝师,能不能帮帮我?”说完,小刺猬递上一个小布头,露出了肉肉的手指肚。这个小布头呀,原来就是一枚大沙包,头上有个洞,里边的棉絮缩成了团。小刺猬赶紧解释:“每年暑假,我都会回松木场玩儿。明天要回家了,我就把手帕折起来,画上自己的模样,想做成这种小布头留在外公外婆身边。”听了小刺猬软软糯糯的语音,蒜头和葱花断定,这位顾客大概是不小心闯进连廊的人类小孩。
 
  即便如此,蒜头还是接过小布头,葱花翻理出剩余的边边角角,他们细心地为小布头缝好棉絮,打上补丁,用彩色布料为小布头做了一顶漂亮的八角帽。他们和小刺猬愉快地约好,明年暑假再见面。
 
  “再见啊,再见!”直到小刺猬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裁缝摊,香市的水母灯穹顶才缓缓降落,灯火一盏接着一盏熄灭。松木场河畔的北角连廊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好似整个七月,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阅读小贴士:

  看完这个故事,也好想去松木场河畔的北角连廊,找蒜头和葱花做一套好看的衣服。美好的童话就是有这种魅力。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