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想做噩梦……
2020-06-11 08:58:44    《儿童文学》
2020年6月10日天气:多云
 
1.png
 
  事实证明,睡前把手机关机或者静音,还是很有必要的。
 
  昨夜凌晨三点多,爸妈卧室铃声大作!寂静中尤显刺耳,连我都被吵醒了。电话是奶奶打的,打通后半天不吭声,末了撂下句“没啥事儿,你接着睡吧”,然后就挂了!爸爸吓得够呛,哪儿还睡得着,急忙连夜赶往奶奶家,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老年人半夜发病是常有的事。我和妈妈也被这诡异的来电搅得睡意全无,只能忧心忡忡地坐在家里等。
 
  爸爸跑去一看,果然“没啥事儿”:爷爷呼呼大睡,奶奶好端端躺在床上打瞌睡,还没事儿人一样,奇怪地问爸爸怎么这时候跑来。问了半天,她才解释说刚刚做了噩梦,担心发生了很不好的事,就打电话验证一下,以求安心。
 
  验证什么?我哭笑不得。验证我们都还平安地活着?奶奶是安心了,我们可不安起来。也不知她做的是什么梦,居然这么当真,真是又好笑又好气,却也没法对她发脾气。老人有很多都迷信梦境,夜里查《周公解梦》,白天遵守黄历上的“宜”“忌”,连出门串个亲戚都恨不得算个吉利日子。
 
  我倒也不是要把神秘主义的东西都一棒子打死,但《周公解梦》我铁定是不信的。记得小学时在奶奶家过暑假,有一次梦到猫,奶奶查了查,说梦到猫代表会有好事发生。我兴高采烈等了好多天也没等到什么好事,反倒是暑假作业丢了一本,回学校被老师批得很惨。
 
  做了好梦,人们会煞有介事地说:“好梦会成真哦!”做了噩梦,人们又一本正经地安慰:“梦都是反的!”好吧。怎么说都对。
 
  梦不能预知未来,但梦跟现实并非没有关联。去年我在图书馆碰到一本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就借回家翻了翻。有点枯燥,但关于潜意识的东西很吸引我。
 
  作者说,梦反映出人们被压抑的欲望,表达了人们在清醒状态下不能表达的潜意识。梦是可以解释的,但因为是以压缩、歪曲的方式呈现的,所以我们要对其进行“解码”。我试着分析了自己的梦,还挺好玩!有点像做语文阅读理解题,不过需要更多想象力,而且没有标准答案。虽然作者的研究方法和结论广受诟病,但这本书还是让我开了眼界。
 
  今早顶着一双熊猫眼去上学,物喜在地铁站看到我,幸灾乐祸地问我为啥这么拼命,为了学习连觉都不睡了。我说不是那样的,他说解释就是掩饰。到了班里——大概是黑眼圈实在太明显了——前后左右的同学都盯着我看,不由分说地判定我是“熬夜学习、学霸附体”,我百口莫辩,无处喊冤。
 
  柚柚耐心地听我讲完了来龙去脉。她妈妈是医生,所以她从小就对梦有另一种解释。
 
  她说梦不过是睡眠时大脑里的一种化学反应而已。人在梦中也能感觉到身体的不适,所以一些疾病可能会通过梦反映出来。比如有脑肿瘤的人,就会常常梦到头被敲打,或者有怪物往鼻子里灌水;如果心脏供血不足,就容易梦到被歹徒或者野兽追赶,跑不动也叫不出声,惊醒后一身冷汗,心慌不已;如果肝和肾有问题,往往会梦到洪水泛滥,在水中挣扎;如果肩膀或者腰疼,可能会梦到那里被打或者被刀刺,直到醒来后还会隐隐作痛……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那,我梦见考试的时候啥题都不会写,这反映出什么病?”
 
  她捂脸:“心理疾病吧……”
 
  “其实,做噩梦还是有好处的。”前排的小哲扭过头说。原来他一直在偷听!“就像一场预演和彩排,噩梦把你置于危险情境之中,看你作何反应;顺便,还能锻炼心理承受能力。万一以后现实中真的发生了不好的事,你也不至于乱了阵脚,毕竟已经在梦里经历过一次了。”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虽然是歪理。
 
  “最最重要的是,”他接着说,“从噩梦中醒来,发现是虚惊一场,自己已经摆脱了险境,多开心啊!”
 
  是的。以为自己要交白卷了,紧张到炸裂,忽然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那一刻的如释重负,我至今都记得。
 
  今晚就想做个噩梦,重温那种失而复得、重获新生的狂喜……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