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喝茶山间滋味美
2020-06-08 09:40:12    《儿童文学》
1.jpg
文/周静
 
  山神老头儿在给人垒房子。唉,前两天晚上,山神老头儿不小心让水漫出山溪,把旁边一栋破房子给冲跨啦。唉,你说,就那么一些水冲出来,都能被冲垮,这房子破得还能算房子吗?
 
  一想起这件事,山神老头儿就直叹气,不管是多破的房子,都是房子,弄坏了,就得赔人家。弄坏的是木房子,就赔木房子(山里树多,大多都是木房子);弄坏的是砖房子,就赔砖房子(别看这房子破,还是砖房呢)。他就这么站在大太阳底下,使劲踩着脚下的泥。泥和好了,才能做砖,做了砖,才能砌房子。
 
  砌吧,山神老头儿也认了。他爱干活。可干活的时候,旁边站着个书生念念叨叨、指手画脚的,这又算什么事儿呢?
 
  “我们往泥里和花椒粉吧?”书生说,“古有椒房,芳香雅致。古诗云……”砰——山神老头儿将一大团泥举起来,起劲摔在地上。书生吓得把后面的话给吞回去了。他舔舔嘴唇,看着山神老头儿把泥和好,做砖。也没见山神老头儿动作有多快,但似乎是眨眼的工夫,砖就做好了。泥砖做好后,得晾干了才能筑房子。山神老头儿抬头看看日头,又侧耳听听风声。
 
  “日来!”他说。书生只觉得热浪扑面而来,泥砖蒸腾出缕缕蒸汽。“炎炎赤日光……”
 
  “风来!”山神老头儿一声吼,把他要吟的诗句给吼断了。
 
  风呼呼贴着地面席卷而来,树叶、枯枝、碎纸、破布头全给吹起来了。书生觉得痛快极了,他手一挥,吟道:“大风起兮……”嗤——他的衣服被风扯破了一道口子。
 
  山神老头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个破书生!
 
  等到日光散、风儿熄,泥砖泛起一种暗金色的光泽,拿一块,敲一敲,咚咚作金属响。书生兴奋极了:“金砖!金砖!”
 
  山神老头儿又翻了个白眼,说:“这是泥砖,泥做的砖,不是金子。”
 
  “非也,此金砖非指金子之砖,而是谓其如金属质地一般……”书生说着,冲山神老头儿深深鞠了一躬,“尔真乃神人也,做此等细物,甚为佩服、佩服啊——”这“佩服”二字,像古井里的井水流入山神老头儿冒火的心里,瞬间清凉一片。山神老头儿“嘿嘿”笑了。他觉得日头也不晒了,兴兴头盖起了房子。
 
  “窗朝南开……南有山野……”
 
  “门再阔两寸!”
 
  啥意思?
 
  书生连比带画才让山神老头儿明白,“阔两寸”就是“宽两寸”的意思。唉!
 
  “非也、非也,岂能以木板为门。门用木为格……”山神老头儿只觉得自己头顶都要冒烟了,太气人啦——山里谁家不是用木板做门。“用木为格”——什么意思?书生解释了半天,山神老头儿才明白,门要像窗子一样,用木头做成格子,糊上纸。行行行!他只想快点把这房子建完,赶紧离开这里。
 
  日落西山的时候,完工。结实的墙,朝南开的窗,木格的门,窗和门都糊好了白纸。
 
  “窗下应有花草一二丛……”书生瞅瞅山神老头儿,说。
 
  还花草!就那被冲垮的破房子,给他建栋这样的,他还敢提花草!
 
  “古人云,不可一日无花草……”
 
  山神老头儿冲着窗下一指,青青草冒出来,细碎的小花开出来。书生笑了,再次朝山神老头儿鞠躬:“多谢,多谢!”才不要谢,山神老头儿从没觉得哪次干活有这么费力过,真是费力又劳神。他提脚就要走。
 
  “……请饮清茶一杯……”
 
  什么?清茶!
 
  清茶是什么茶?山神老头儿抬起的脚又放下了。他还从没喝过“清茶”呢。
 
  等书生不知从哪里拿出破壶、破杯子,烧水,泡茶——山神老头儿后悔了,这不就是普通的茶嘛!山里的茶树,摘下树尖的嫩叶,揉制成茶,开水冲泡——谁家都有这茶,山神老头儿不知喝过多少。但,茶已经泡下,这时说走,也未免太不礼貌了。他只好耐下性子,等着书生用耳朵大小的杯子来泡茶。这么小的杯子哟。
 
  “这山,水好,风好,茶叶好。请——”山神老头儿端起杯子正要一口喝下——“慢慢喝。”书生说。
 
  好吧,慢慢喝。咦,奇怪了,怎么喝到一种格外的清香呢。
 
  “黄昏——喝茶山间——滋味美——”书生把话音一点一点拖得长长的,山神老头儿头一次觉得书生说话对味。
 
  晚霞满天,溪水哗啦啦地响,晚风拂面,清茶一杯,真的,滋味——美。
 
  阅读小贴士:
 
  一边抱怨一边给穷书生修房子的山神真的太可爱了。整个故事也如同一首文雅书生吟诵的小诗,有着清茶的香气。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