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必须瞒着爸妈,因为……
2020-05-28 08:39:27    《儿童文学》
1.jpg
 
2020年5月27日     天气:阴
高源
 
  五月,小区里的枇杷树兴高采烈地结果了。没有人摘,它们就百无聊赖地掉下来;没有人捡,它们便落寞地蹲在草丛;没有人吃,它们只好默默地烂掉。
 
  好可惜啊。我想摘,又怕被人指责缺乏公民素养,最后只悄悄捡了几个揣在口袋里。到学校后,我掏出枇杷,给正在读英语的同桌柚柚吃。她大笑着拒绝了,理由是“不想被毒死”。我正要发作,她把一本校园类杂志拍在我面前:“别闹了,你快看看这篇文章。”
 
  因为学习忙,我已经很久没订杂志了,看到这个感觉异常亲切。翻到她说的那篇,读了几行,蓦然觉得有点诡异,于是加快速度,一目十行地浏览完剩下的部分。
 
  “这么巧吗?!”我不可思议地叫,“文章里写的,不就是咱班发生的事吗?连细节都如出一辙!”虽然隐去了学校和人物的名字,但只要是班里的人,谁都能看出来!如果是纯属虚构却雷同到这地步,那我们都可以去买彩票中大奖了。
 
  柚柚使劲点头:“我也这么想,肯定是咱班的人写的。可我猜了一晚上也猜不出是谁。”
 
  我看了一眼作者姓名:爱智。班里没人叫这个,可能是笔名。
 
  “爱智爱智爱智……”我机械地念叨着,把班里人的名字在脑袋里筛了一遍,没有谐音的。又把目光锁定在平时作文分数高的几个同学身上,也无法判定。
 
  唉,线索太少了。
 
  直到午餐时间(为什么我经常在吃东西的时候迸发灵感呢),我才灵光一闪:“爱智”不就是“哲”吗?希腊文中的“哲学”一词,本意就是“爱智慧”啊!所以这位作者会不会就是小哲同学呢?
 
  柚柚说:“不会吧!他是全年级的数学大牛,但作文成绩挺一般的。数学王子居然会在杂志上发表文学作品?这,这,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数学好的人,文笔就不能好吗?”我坚持自己那跳跃而闪耀的推理。
 
  回到教室,我拿着杂志去找小哲。他刚摘了口罩,打算趴在桌子上迷糊一会儿,瞥见杂志,脸上瞬间掠过一丝微妙的惊愕和紧张。
 
  “爱智同学!”我抬高声音说。
 
  “嘘——”他赶紧摆手。
 
  实锤了!就是他!
 
  “你写的很好,为什么要用笔名呢?”我开门见山,“不想让别人知道吗?”
 
  “不好意思让太多人知道,怕被议论。更重要的是,不敢让我爸妈知道。”
 
  我很诧异:“在这样的刊物上发表作品,多好的事啊,他们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小哲撇撇嘴,一副“你真的很Naive”的表情。“他们反对我看闲书、写东西,总是说,有功夫搞这些没用的,不如去做几道数学题,练几篇高考作文。”
 
  我无话可说。
 
  “他们认为中学生最要紧的事是把分数提高,业余爱好都可以放一放。可我也需要透口气啊,整天做题考试背书,真的快窒息了。我写小说完全是出于热爱,无功利,不为虚荣也不为稿费。”小哲无奈地叹气,活像一个小老头。“其实我搞创作很久啦,发表过好几次,但都偷偷摸摸藏着掖着,不断换笔名,样刊和稿费都寄到学校,我爸妈一直都不知道。”
 
  我说:“你可以跟爸妈解释一下,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跟他们说不通的!大人们总是固执己见、自以为是。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却不关心我到底喜欢什么,对那些‘无用’的东西嗤之以鼻。为了避免矛盾,又能在夹缝中留给自己一点自由空间,我能做的,只有瞒着。”
 
  我觉得有必要说些安慰的话:“你写的真的很好,下次可不可以把我也写进去?哦对了,”我把杂志翻到有他作品的一页,“给我签个名吧!”
 
  小哲说:“下次我要换个毫无关联的笔名。爱智这个名字太危险,居然被你看穿了。”
 
  我很佩服他,说真的,能有自己真正热爱的事,已经是一种幸运了;能坚持并最终做出成绩,那就太完美了。
 
  在高考的夹缝中,有多少同龄人和他一样呢?就像植物抽出一根心爱的芽,藏在大人目光所不及的地方,小心翼翼地,默默生长。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