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舞
2020-05-26 09:17:45    《儿童文学》
1.jpg
文/顾抒
  
  “夜深了,我下来啦——”
  
  是个女孩的声音。
  
  “嘘,别吵醒了守洞窟的人。”另一个女孩提醒道。
  
  “他们白天那么辛苦,现在睡得正香呢。”
  
  她们俩轻轻落在地上。前一位年龄尚小,一对杏仁眼神采飞扬;后一位腰肢婀娜,身上环佩叮当,两个人都赤着脚。
  
  “在壁画上站了一天,真是累坏啦。”杏仁眼伸了个懒腰,“姐姐,跳个舞吧。”
  
  “好呀。”细腰女孩舒展手臂,将飘带抛向空中,率先跳了起来。
  
  “啊,是绿腰舞。”杏仁眼拍手念道,“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
  
  一曲舞罢,细腰停住脚步:“我可没有碧轻纱衣,跳得也没‘前溪’和‘白纻’好啊。”
  
  “姐姐虽没有长袖,姿态却淡雅柔曼,和《弥勒经变》嫁娶图里那位跳得一样好呢。”
  
  “我哪有他跳得好,”细腰道,“这绿腰又名‘六幺’,大曲起调就用琵琶,内一叠名‘花十八’,又是抑扬顿挫。这舞柔中带刚,与‘前溪’吴地歌舞的轻盈飘逸又有不同……”
  
  “姐姐又来了,我可不像你,天天研究这些,”杏仁眼将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我只想和你比舞!”
  
  “好了,你跳吧,我不说了。”细腰笑着挽起飘带,坐在了一边。
  
  杏仁眼目光一转,将飘带系在额上,踮起脚尖,有力地舞了起来。只见她左旋右转,不知疲倦,千匝万周,无一刻停歇,正如白乐天的诗句一般。有时托掌,有时提襟,急转如风,连发带都飞舞了起来。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雨点般的音乐,与她那刚劲的舞姿竟配合得天衣无缝,舞到终了,女孩大汗淋漓,而又满面笑容。
  
  “姐姐,我跳得好吗?”
  
  “比《东方药师变》还好啊。”细腰赞道。
  
  “可惜,我既无宝石冠和锦半臂,也无石榴裙。”杏仁眼叹了口气。
  
  “有了固然好,没有我们也一样可以跳得开心呀。”细腰说,“看来这会儿壁画乐队里的孩子们也醒了,在给我们伴奏呢。”
  
  说完,细腰拉着杏仁眼跳起“剑器舞”来。那是一种身着军装的双人舞,大诗人杜甫曾回忆过童年观看舞伎公孙大娘跳这支舞的样子,真叫“玉貌锦衣。”
  
  跳完剑器舞,她们俩重又跳起了“软舞”。有时舞姿一式一样,有时又相向而立,姿态各异,一张一弛,美不胜收。
  
  两个女孩尽情舞到天明,这才轻曳飘带,跳回了壁画里。
  
  她们一动不动,以曼妙的姿态迎接守洞窟的人们,又将温和悲悯的目光投向世间。
  
  (插图/尧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