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些事物让我永不厌倦,就像河水和太阳
2020-05-06 11:05:27    《儿童文学》
高源
 
2020年4月30日天气:多云
 
  一座城市有河,就像一个屋子有窗一样重要。流动的水是土地的呼吸,它让钢筋水泥的楼宇变得轻盈。
 
  这是第几次来河边看日落,我已经记不得了。在这个特殊的春天,河边成了我的最爱,从居民出行解禁那天起,我几乎每天晚饭后都要来这个开阔、人流较少的地方散步,让头脑暂时放空。有时和爸妈一起,有时自己一个人。
 
  河离家不算远,以前也来,但机会很少,白天被关在学校,晚上被关在家里,根本没工夫抬头。因疫情不上学的这段日子,我意外地拥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黄昏时光——简直像做梦一样美妙——虽然这意味着我晚上要多熬一小时才能把作业写完。这是值得的,为了看日落。
 
  太阳就要落下去了,整个天空的美都被它垄断了,所有的云,所有的风,所有的颜色都为它让路。时不时也有路人和我一样停下脚步,但他们只是掏出手机拍几张照片就走掉,而我会一直站在这里,凝视天边,直到太阳一点点完全消失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小学的时候读《小王子》没什么感觉,但是去年,几乎是一夜之间,我深深地爱上了这本书……难道是因为我有点长大了?
 
  真羡慕啊,在他小小的星球上,想看多少次日落都可以,只要把椅子稍稍挪动一下就行了。而在地球上,我需要忍受漫长的等待。一天只有一次机会,而且不是每天都有——阴雨天是看不到的;不能来河边的日子也看不到,因为太阳还没落就被林立的高楼藏起来了。
 
  “有一天,我欣赏了四十四次日落!你知道的,人们很忧伤的时候就会喜欢看日落……”小王子说。
 
  欣赏日落,嗯,其实这跟忧伤不忧伤没有必然联系。仅仅因为它美,就足够了。内心随之涌起的难以解释的触动,是另一码事。我越来越容易被大自然震撼到。
 
  怪了,看了这么多次日落,我竟一点也不厌倦,明天还想来,后天还想来。曾以为自己是喜新厌旧的人,对事物无法保持长久的兴趣:手机壁纸和书皮纸总是换得很频繁,单曲循环的歌也坚持不了几天,爱不释手的小说很多都被我处理掉了,学校食堂的菜不到一个月就吃腻了,不同图案的马克杯也前前后后买过十几个,还有没穿几次就束之高阁的T恤和帆布鞋……
 
  二月刚开始在家上网课时还觉得新鲜好玩,然而三月就开始厌倦,着急,可怜巴巴地盼着开学。等到真开学了,我肯定又会怀念起宅家的日子吧……(听说下个月一定会开学,谁知道呢。桌椅始终站在那里等着我们回去,就算我们全都戴着口罩捂着脸,它们也认得出来。)
 
  新鲜感总会退潮,偶尔我会为此感到莫名的沮丧。有些大人会真诚地告诉我,他们对生活也开始厌倦了。我想那真是太可怕了。
 
  而与此同时,我又对一些人和事痴迷而深情,怎么也割舍不掉,比如童年的玩具直到现在也舍不得丢;外婆做的奶油炸糕吃了无数次也没有腻;从幼儿园就认识的好朋友十年了依然好得要命;对写日记和看日落有着持久的热爱……有一次妈妈处理旧物,没打招呼就把我童年的旧衣服捐了,为此我大声争吵,还伤心地哭了好几天。
 
  我是喜新厌旧的人吗?这问题就像“斑马是黑底白条纹还是白底黑条纹”一样棘手而尴尬。说到底,谁又不是呢?商品总在上新,菜单不断地改,书一本借一本地换,朋友一拨又一拨……人们努力变着花样寻找新鲜感,以此来抵抗对生活的倦怠。
 
  然而总有些事物让我永不厌倦,就像这河水和太阳。
 
  回家路上我遇见了初中的生物老师“细胞壁”。两年前的春天,她结婚的消息被我们一群毛孩子传得沸沸扬扬。(“细胞壁”的故事点这里)如今,她的小宝宝已经一岁了,她的妈妈也陪她推着婴儿车出来散步。
 
  我们站在一起——婴儿,青少年,中青年,老年——晚风穿过所有人的身体,年龄和声音全部被稀释。
 
  生命周而复始,时间来来去去。延续的是什么,留住的又是什么?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在河边,向微光道别。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