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星座吗?
2020-04-03 13:56:39    《儿童文学》
1.jpg
2020年4月2日天气:晴
  杨絮在空气中随性游荡,泡桐花不由分说缀满枝头,呀,又是四月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我简直有点反应不过来——几乎是一夜之间,小区门口的监管人员都撤了,街边的路障也全拆了。不同社区之间可以自由通行,无需体温检测,也不用出示健康码,蹲监狱般的生活撕开一个裂口,像堵塞的血管又重新畅通起来,我看着车流人流,感到一阵舒适和轻松。
  听说初三和高三的学生已经返校,我们高一年级开学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太远了。博物馆和图书馆陆续重新开放,餐厅也恢复了堂食,往日熟悉的生活正在慢慢靠近,就像春天逐渐增加的暖意,这一切,都使人乐观而振奋。
  但是国际新闻告诉我,形势依旧严峻——哦,不是严峻,是简直有点失控——艰苦的“战役”好像才刚刚开始。所以,即便国内的生活在一点点恢复正常,口罩也是万万不能摘掉的。反正大家也都习惯了,出门不戴口罩就像没穿衣服一样羞耻而紧张。口罩似乎已经长在了脸上,成为一种皮肤,既丑陋又亲切,既悲哀又安全。
  唉,全球的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结束之后,人们心里的创伤要多久才能愈合呢。
  在这个漫长而乏味的寒假,小暖在家捣鼓起了占星学。之前她也爱看星座运势,但纯属娱乐,现在却陡然认真起来,买了几本书自学,还写了密密麻麻的笔记(我怀疑她们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是不是有点少)。今天,她从星象的角度给我分析了一下疫情,讲得有板有眼,头头是道:
  “你知道2020年为什么这么特殊吗?因为土星和冥王星在摩羯座形成了罕见的合相,而这是由木星和火星共同推动的。上次发生如此强大的三重合相,是四百多年的事了。真是百年难遇!”
  我还没来得及问“合相”是什么意思,她就自顾自继续说下去:
  “回头看去年12月的日食,很有启发。占星学认为,日食容易激发意外事件,引发动荡不安。而恰恰是去年12月日食前后,武汉刚刚发现冠状病毒……今年1月底,疫情在国内全面爆发时,金星与海王星在双鱼座合相,火星四分两者,这正是一个代表混乱和苦难的重大星象……”
  我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打断她:“你拿已经发生的星象来倒推,拿尘埃落定的事件来佐证,有点缺乏说服力吧?日食之前你怎么不预测呢,疫情爆发了你才说,这不是马后炮吗?”
  她明显有点急了:“我对占星的了解也只是皮毛,争不过你。你多了解一下就会明白。在精神层面和大的趋势上,占星是很准的;但如果预测具体事件,比如你期末能考多少分,那就无能为力了。”
  我不知说什么,只发了一连串表情包。
  其实刚接触星座的时候我也很信,兴致勃勃地研究不同星座的特质,每周都期待星座运势更新,“水逆”期间也惶恐不安、如临大敌。可是后来就越来越怀疑了。比如水逆时期容易堵车、怀旧、手机电脑出问题,而这些,在非水逆时期发生的好像也不少。
  有次我看到一篇《这才是真正的射手座》的文章,拍案叫绝:哇,剖析得太准了,正是我本人!随后看了其他星座的解析,竟觉得也跟自己很像。为什么我会有其他星座的特质?小暖查看我的星图,解释说:“你的太阳星座是射手,但上升星座不是,另外,月亮星座、金星星座、水星星座等都对你有影响,还要考虑宫位和相位……”
  占星学有点像天文学,又不是天文学;有点像统计学,却也不是统计学。与之类似的,还有塔罗牌占卜、生辰八字、生肖属相、风水,它们都各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和逻辑。
  记得去年中考前路过公园,见门口坐着几位算命先生,我虽然好奇得要死,却也不敢去算,很怕知道自己所谓的“命运”——万一算出来说我考不好,无端生出消极的心理暗示,怎么办?
  这么想想,难道,占星学玩的就是心理暗示?如果知道自己的星座特质,会不会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偏移?话又说回来,世界上哪个知识理论放在人身上不带点儿心理暗示的成分呢?
  总之……就参考一下,娱乐一下吧。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星座不如抛硬币。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