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的奶牛
2020-02-25 11:09:51    《儿童文学》

 文/李晋西

  已经是下半夜了,月亮在天上走,月亮人在地上走。“咚”!月亮人撞着什么了?是一头奶牛。

  “你也出来转悠?”月亮人有点吃惊,一头奶牛应该在农场。

  奶牛没有回答,继续走。

  月亮人看了看奶牛脖子上吊着的牌子:西度村牛春来。

  “你是牛春来?我是月亮人。”

  “我不叫牛春来,我是一个自由的奶牛。我不属于谁,我属于我自己。”

1.jpg

  “你也喜欢晚上出门转悠?”

  “我想什么时候出门就什么时候出门。”奶牛气鼓鼓的。

  “你要到哪儿去呢?”

  “哪儿都行,就是不到西度村。”

  “西度村——”月亮人抬头看了看月亮,然后指了前边。

  “什么?月亮苏红西度村在前边?”奶牛甩了甩尾巴。

  这时,奶牛突然停了下来,前边来了一只公鸡,公鸡大声嚷着什么,奶牛大叫一声:“我没有主人!”转身朝后跑。

  公鸡追上来,看了月亮人一眼:“你带她出来的?”

  月亮人摇头,指指天上:“月亮可以作证。”月亮并没有下来作证,月亮正忙着赶很长的路,去参加一个小姑娘的生日庆贺会。

  月亮人追上公鸡:“你可以问奶牛。”

  “会问的,肯定上半夜就出来了,上半夜不点数。”

  “点数?”月亮人有点吃惊。

  “不点数怎么给主人保平安呢?”

  “主人?”

  公鸡看了月亮一眼:“你没有主人?你可以到我们家去。不去?不去就算了,我们喜欢我们的主人,奶牛原来也是喜欢的。”

  “喜欢一个人,就要跟他在一起。”月亮人说,“我喜欢月亮,就跟她——”

  “你跟月亮在一起?”公鸡转着脑袋看天上,又转着脑袋看月亮人,“在一起就是要天天见面,天天说话。”

  “我们是这样呀。”月亮人说。

  月亮人跟着公鸡跑了一阵子,追上了奶牛。说是追,不如说是奶牛自己慢下来,或者停下来等月亮人和公鸡。

  公鸡跳到奶牛的背上说:“跟我回去。”

  “不。”

  “主人会着急的。”

  “会着急?怎么会着急呢?看见我的时候,只会说‘你好’,没有更多话,会着急?”

  这时,月亮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对公鸡说:“那你把我带上吧,我来顶替她。”

  奶牛突然瞪大了眼睛:“顶替我?你认识我的主人吗?你会产奶吗?你知道我的主人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取奶时叫我什么吗?你连我们家在什么方向都弄错了,还说是月亮人。哼。”奶牛停了停,不准月亮人插话,继续说,“你知道我的主人唱的那首歌的意思吗?哞哞,我的奶牛名叫牛春来,哞哞,她的奶牛最香甜,哞哞,我的奶牛是个乖姑娘,哞哞,我要给她一千个吻,哞哞……”

  奶牛唱的时候,公鸡闭着眼睛,用一只脚打着拍子。奶牛唱完了,公鸡伏在奶牛的背上,用一只翅膀拍着说:“好姑娘,我们回家吧。”

  奶牛不再说话,驮着公鸡回家了。

  月亮人一直默默地跟着,天快亮的时候,他看见了西度村。

  月亮人好像还听见了公鸡的点数声:奶牛、母鸡、鸭子、羊、兔……当然,这是梦中的声音了,他已经靠在写有“西度村”的那块大石头上睡着了。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