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太无聊?不如计划一场逃跑
2020-02-05 09:59:50    《儿童文学》

2020年1月23日天气:晴

1.jpg

  外面太冷,屋里又太热。暖气片上摆的一排香蕉已经忧伤地发黑了。我浑身冒汗,溜到阳台把窗户开条缝,让冬天漏进来一点点。趴在窗边深深呼吸,忽然看见一群鸽子飞过,绕了个弯,消失在楼房后面。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雪。

  真好,这儿没有人烦我,我可以自己安静地呆上一会儿。

  虽说现在过年的年味儿没那么足了,但在奶奶家,恨不得连空气都是红色的。客厅里,电视声混着麻将声,橘子皮和瓜子皮撒了一地;卧室里,谈笑声直冲天花板,偶尔还夹杂着小宝宝的哭啼;厨房水汽氤氲,砂锅里咕嘟嘟炖着肉,案板上梆梆梆剁着饺子馅儿,油锅里噼里啪啦炸着带鱼……只有厕所和阳台比较安静,可我并不想坐在马桶上欣赏风景。阳台窄小,又堆满了杂物,我把废纸箱推到角落,搬个小凳子坐下,觉得可以这样凑合一整天。

  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呼呼啦啦,糊糊涂涂——这不就是过年该有的氛围吗?小时候,我明明乐在其中的,可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我却对这些都感到兴味索然了。

  电视节目没什么好看的,麻将和扑克我也提不起兴趣;从前软磨硬泡才能从大人手中求得的糖果,如今堆了满桌我也无动于衷;没耐心听长辈们的训导,也早已过了跟弟弟妹妹疯疯闹闹打成一团的年纪。如此尴尬的角色,真不知该怎么扮演下去。

  可能是我长得太快了,连自己都还没适应过来。过去的世界太幼稚,大人的世界我又进不去,卡在中间,进退两难。

  在微信上跟朋友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才发现大家其实都很无聊。越是过年,越是无聊,因为彻底闲下来了,又什么都懒得做。

  小暖说她最怕的就是参加家庭聚餐,动辄二十多个人,浩浩荡荡像迁徙的鹿群一样抵达饭店,吃完又要意犹未尽地一轮轮寒暄,一顿饭前前后后至少要吃三个小时,吃得她都快睡着了。

  俐俐居然又和爸妈出去旅行了!这次是去巴厘岛,想想就很暖和,还能避开过年的繁琐。

  柚柚说她并不讨厌和亲戚们聚在一起,聊聊天挺有意思,平时学习忙,也难得有工夫陪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但是屋里抽烟的人太多,她经常被熏得满头烟味。

  乔乔最讨厌的,是过年总会见到某些远房亲戚。那些人平时疏于联系,完全不了解情况,却偏偏喜欢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自以为是,无可救药。他出于礼貌不好反驳,只能尽量躲起来。

  我也想躲起来!期末考试英语遭遇了滑铁卢,导致总成绩排名下滑;下学期又面临文理分科,我摇摆不定,家人们各执一词,吵得我头要炸开。

  好想逃出去啊……

  过年团圆,我们都像牛羊一样被圈在各自的家里。这时候出去找朋友玩,会被大人批评为“不成体统”。我要找个什么借口,才能从奶奶家跑出去呢?

  想约小暖在麦当劳门口碰面,我带一副塔罗牌,帮她占卜来年的运势。嗯,我自学的,不一定准,反正连蒙带猜忽悠一下还是毫无压力的……

  再叫上大芒吧,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见过,不知他有没有变得更胖了……

  叫上柚柚会不会有点尴尬?她和我的初中同学互相都不认识……

  要不要约物喜呢……前两天刚和他吵了一架。哎,还是不要计较了。让他带上他的猫,这样才热闹。我每次见到那只漂亮的猫都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人和猫都聚齐了,去哪里玩呢……

  这么想着,恍然找回一点小时候过年的感觉——那种无端的强烈的兴奋,挠得整颗心都痒痒的,笑得喘不过起来,又说不清到底在乐什么,因为可乐的事特别多,而且全部搅在一起,理不出头绪。

  过年要和家人团圆,为什么不能和朋友团圆?

  “莓莓!”堂哥的庞大身躯出现在门口,一嗓子把我拉回了现实,“你自己坐这儿干嘛,考得不好面壁思过吗?快点过来,开饭啦!”

  好吧,等我吃饱了再继续完善我的“逃跑计划”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